•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熟妇欲记

    发布时间:2020-09-16 00:01:31   

    replyreload += ',' + 8143426;一直以来我都相信机会是可以创造的,但有无勇气去执行是最大的盲点,对于桃花运而言,眼见身旁朋友常在街上闲逛遇到有兴趣的对象时,大多踌躇于是否要开口认识,若沒动作,无论再怎样欣赏对方,终究只是空想瞎谈;回想自己早年也是如此,若不是经歷过某些事情,胆子也不会变得很大,曾搭讪成功过几次,但自己扭扭捏捏的沒有下文,最后都付诸流水…

    个人因为某些因素,偏好成熟女性,在我人生的某段时间,经歷了被挚爱背叛的痛苦,以至于开始着重追求自己的快乐,开始过着寻花问柳的日子,其中有跟几位女性来往的过程让我印象深刻,难以忘怀的邂逅、调情一一的浮出脑海,就像梦境一样,既不真实却又好像有这么一回事,不想让这算荒唐的人生过往,因时间流逝而自脑海中忘记。

    相对于我好几年前写第一篇文章时,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跟方便的空间,但现在已经人事皆非,偶尔只能到咖啡厅带着笔电,将佔满脑袋的记忆,用写作的方式存档起来,也实在很敬佩伊莉上几位笔者,文笔流畅,作品新奇有创意,是我所写不出来的,在此分享跟几位成熟女性的互动,篇幅不多,倘若有时间再作更新。

    第一篇:搭讪跟征服

    某年在罗东林场,因为排队而搭讪到一名年约40岁的中年妇女,她清秀的五官与白皙光滑的皮肤十分吸引我的注意,应该是有花心思好好保养,举手投足间充满自信,浅聊中得知她沒生小孩,因此身材也沒走样。言语间听得出她只把我当成是一个小朋友罢了,后来花了好大的心思才终于将她单独约出来见面,但努力这么久,却被她用应付地态度吃顿饭就散会了,后续想要再次约她时当然就被拒绝了。

    试想一个有家庭丈夫的中年妇女,怎会理睬一个小她十几岁的小毛头?不死心的我鼓起勇气,持续在几个星期内,陆陆续续联络好几次,最终才勉为其难答应跟我出来,见到面时她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不耐烦的质问我「一直约到底是要幹嘛?」那天的装扮是深灰色花样长袖上衣加上过膝长裙,不知为何,就是喜欢她那过膝长裙加上白色丝袜的装扮,只露出小腿的她充满年长女性的韵味

    拿出一顶机车安全帽想要约她去淡水走走,可是看她表情是不大愿意,并抗拒着「习惯开车很久了,不太想搭机车!」,但在我盛情邀约之下,最后还是无奈答应。走在老街上,她成熟保守的装扮,乍看之下还真像对母子,一路上我不断献殷勤,买路边摊小吃给她都不接受,仅有喝一杯酸梅汤而已,坐在金色水岸边的长椅上时休息,偷偷的把手从她背后慢慢地揽住嫩腰,「露出马脚了?」她淡淡的说着,我尴尬的笑了一下,「肯答应跟你逛逛,就该知足了,別太超过!」那种施捨的语气,感觉真是高傲。

    虽然被这样告诫,但我的手依旧沒从她腰间离开,「手还不拿开?」,我赶紧转个话题「妳…已经知道我对妳…?」,「哼!太明显好吗?刚认识就死命要电话…」,「妳也肯给号码啊…」,「那天是想摆脱你的纠缠!」,说完后我的手就被撇了开,她板起脸孔的说「真的…別太超过…」。

    把手收回来的我,拿起了她的饮料递过去并笑笑的说「好好好…今天就放轻松的逛逛好吗?」,虽然她把饮料接过去喝,但并沒有打算回我的话,到街道旁的游乐玩投篮机、空气鎗时她只是在一旁冷冷观看,沒有跟我同乐,也可能是因为她的年纪跟身份不方便太放开,但偶尔我出错的时候可以瞄到她轻蔑地在偷笑。

    「晚了,该走了…」,「吃完晚餐再走嘛…」凹不过死缠烂打的我,最后两人进到Tasty 餐厅,其实我早就定了位,靠着窗可以看到淡水河景,她眉带轻佻的说「看来你都计划好了嘛…」,我傻笑一下「这景观喜欢吗?」,「还…还可以啦…」会结巴是因为这时我双手紧紧握住了她一只手掌,可能是因为两人外观有着明显的女大男小年龄差异,又有这亲密动作,「呃…可以..帮..你们点餐了吗?」连女服务生在旁都语带尴尬的问,她快速的把手抽回去,脸因害羞而泛红并转向窗外,「我们5分钟后再点餐…」打发掉服务员后,我得意的笑着,还以为害羞这种情绪不会在她身上看到。

    「別这样…在这样就不跟你吃饭了…」好羞涩的语调,我当然也就适可而止,用餐时,她终于口问我「缺母爱吗?怎么会看上我这年纪的老女人…」,「从第一次见到就沒当妳是老女人…」,她听完脸红地继续吃,「我有老公的…结婚也很久了…」听到这样说的我反猜想着,可能潜意识已经不拒绝我,只好用外在因素来吓止,「所以…?」我反问,「嗯…放过我吧…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她低语说着。

    「好啊!」她抬起头很讶异我这么爽快答应,「但是…今天要当作是约会!让我留下美好回忆就好…」,「喔…嗯…」眼见她有点无奈回覆,「妳老公知道今天跟我出来?」,「知道…」,「知道都沒说什么…?」,「沒…」,虽然搭讪那天也有看过她的老公,但自己老婆跟陌生男子单独外出都沒有反应也很奇怪,不回家吃饭也都沒连络一下。

    吃完后两人继续去散步,就直接牵起她的手,可能是因为刚刚用餐时的对话,所以她并沒有抗拒,到马偕上岸处的码头边,买了杯星巴克咖啡给她并试着索吻,但对方闪躲坚持不肯「这事不行,其它的可以…」,「是妳说的喔!」,「当然!」她笃定地点了头,我看了看手錶,「该走了。」,「那我自己去坐捷运就好!」,「一小段路而已,让我服务一下吧!美女…」,带了高帽后沒听到她再拒绝,坐上机车后直奔市区,「捷运站过头了…」她有点疑惑的说,「还有下一站嘛…让我满足一下…」我缓缓解释并把她的手拉来环住我的腰。

    忽然一个转弯,我直接骑进路旁的汽车旅馆,她用沒拿咖啡的那一只手拍打着我的背惊怒的问「幹嘛来这里…」,「妳刚刚不是说接吻以外都可以?」,「我不是这意思…才第二次见面…就想更进一步…我不答应!」,「那妳以后会再跟我见面吗…?」,「哼!不想…!」,「那就让我们今天的约会圆满吧…」,「不行…我不是这么随便的女人…」在争论中我已经骑到车库前,她有试着想要挣扎下车,但左大腿被我用一只手掐着,「我要打电话给我老公啰…」当她说这句威吓的警告时,心头其实有点怕怕的,但回想起吃饭时她对谈的内容,那老公都沒有反应真的很怪,心想就赌了,要不是她沒说跟家人说实话就是她老公根本不在。

    看她作势要拨电话,「我们搂抱进汽车旅馆,妳老公知道的话应该不太好吧…」我提醒她,「你…!!」她似乎想起一路上都是她抱着我的腰「监视器拍得应该很清楚…」,她站在车库中怒瞪着我,不说一句话,僵持几分钟后,大概也是不想鬧大,她面无表情将手机放回包包,挂在机车上后,脱掉鞋子手拿着咖啡走上木阶梯向屋内快步走去。

    当她跨步时,看那长裙中间的4个钮扣把开衩处扣紧,心想如果全都解开,变高衩的样子一定很性感,那白丝袜把脚指头都包的濛濛雾雾的让我的性欲高涨,跟上去后,看到她站在床边的背影,双手似乎抱在胸前,一个箭步从后熊抱住她,沒有挣扎但可以感觉有点颤抖。

    我亲吻着她的脖子,对方从原本的僵硬,逐渐变成配合地缓抬起下巴,「让…让我先沖澡…」她压低音量的讲,「沒关系,妳的味道闻起来很棒…」,「嗯…哈…」她微启小唇发出娇羞的喘声,一个踉跄,她跌躺在床上,缓缓的把头偏到侧边闭上眼睛不想看我。

    爬上去后,左手沿着她右边脚踝内侧一步步往上顺着抚摸去,就像破竹般,嫩腿慢慢地被扳开了些,摸到膝盖时遇到了长裙子中间的钮扣,这时像拆礼物般的从最下面「啪」「啪」一个个斯文地解开,她嘴唇抿了起来,似乎有点紧张,跟预期中一样,这裙子从腰间以下张开了一个大大的开衩,老成的米色棉内裤跟白色丝袜玉腿都完整的露出,大概是耻辱感,让她完全不想有表现出任何反应。

    这时把嫩腿张开的角度扳得更大,毫不客气摸用掌心捏着大腿那丝燥的温肉,指头时而故意用弹琴方式按点,我知道这样会有点痒,美腿终于会因忍不住而夹动一下,见状更进一步将她的骚腿摆成M字,各別用手掐捏,但从她闭眼不理的样子,就知道有人铁了心,故意忍住不吭声、爱抚无反应,不想让我感到得逞了。

    跟死鱼一样的女性前戏真的沒有甚么乐趣,唯一让我兴奋的就是从米色棉内裤中透出的水痕,虽然她再这么坚毅,生理反应毕竟是天性阻止不了的,这时我将鼻子贴紧骚水痕迹处「嘶~~~~」用力吸那股熟骚味,「啊…別闻…」终于啊,她带着羞耻的表情抬头皱眉看着我,美腿夹住我的脸颊,手轻轻的按推在我额头,我侧脸过去咬了大腿内侧的嫩肉一口,「嗯~」了一下,那防卫动作就被轻易瓦解,看她的表情转为无助,「闻起来好棒…不知道嚐起来怎么样?」,她又皱眉闭上眼,可以看到有人牙齿正咬着下唇。

    likenanji,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復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