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我摊上一个有淫妻情结的丈夫

    发布时间:2020-09-16 00:01:15   

    老于夫妻的故事       老于是江南一个学院的老师,他年轻时身材高大,脸庞俊朗,又喜欢打篮球。

    很有女孩子缘。

    毕业后就留校当辅导员了,老于的老婆叫小凤,也姓于,是低两个年级的学妹。

    那时候暗恋老于的女孩子还不少,但老于喜欢那种低眉顺眼的温顺女孩子。

    虽然小凤不是那种国色天香,但是皮肤非常白,可以说是肤白如雪,吹弹可破那种。

    身材发育的也很好,十八九岁的女孩子胸和屁股都显得很突出。

    小凤也属于暗恋老于的女孩子之一,系里有篮球比赛,她肯定到场加油。

    但是性格比较闷骚,就是默默跟着他,也不敢表白。

    直到毕业了,小凤通过家里的关系留在本市的一个公司里,就算上班了。

    老于的玩心本来很重,也不想很早结婚,本来还想多玩几年。

    但后来,老于的学校分房子,必须结婚才能分到房子,老于这才想起结婚的事。

    想过来想过去,还是觉得自己的本家于小凤最适合自己。

    于是就试着和于小凤联系了。

    那时,于小凤已经在家里的安排下谈论一个对象,小凤沒觉得好也沒觉得不好,有点心不在焉,老是觉得在期待什麽,但自己也说不清。

    直到老于来约她了,她自己心里才突然明白,自己一直在等老于向她求爱。

    小凤知道老于找她,喜出望外,早把她那个男朋友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到三个月,就和老于打得火热,还把老于带着见了父母。

    她父母对老于也很满意,小伙子高大开朗,有礼貌,在学校的工作也不错,虽然沒有发大财,工作还是很稳定的,至少不会象很多生意人一样,到外面沾花惹草。

    小凤的父母是政府机关的人,喜欢本分平静的生活。

    为了让老于及时分到房子,早早就让他们领证了,婚礼到第二年春节的时候补办的。

    老于本来心里有点嫌这个学妹太本分,不向其他女孩子那样活泼风骚,但婚礼那天晚上,等老于把小凤的衣服剥光了放在床上,心里才暗自欢喜,觉得这个老婆娶得不亏,小凤虽然脸蛋一般,但她的身体就像白玉一样,奶子蹦出来足足有C罩杯大,奶头红红的在白色的奶肉上显得特別显眼,稀疏的逼毛下面是令所有鸡巴无比向往的一个近乎完美的馒头逼。

    当天晚上老于和小凤颠鸾倒凤,帐摆流苏,操了个酣畅淋漓。

    小凤也脸上潮红,显然对这个夫君超级满意,第2天起来回娘家的时候走路都不正常了,老于的老丈人老丈母娘对小夫妻也非常满意,老丈母娘细心自然看出了女儿的变化,心里喜上眉梢,知道这个姑爷那伙厉害,把自己闺女都整成那样了,知道闺女的后半生的性福有保障了。

    想到此处,自己底下也不免暗暗的有点湿。

    就这样,小夫妻就开始了正常家庭朝九晚五的平凡生活。

    老于虽然结婚了,玩心还是重,不想马上要孩子,就这样晃荡了两年。

    小凤的肚子老也鼓不起来。

    为此小凤妈妈还偷偷问了自己闺女几次。

    小凤总是红着脸说沒问题,就是她老公还不想要,趁年轻多玩会。

    老于不想结婚,老婆的逼开始还操的逼较勤。

    慢慢的也操的有点腻了,就像去饭店吃菜,虽然很好吃,但老吃同一盘菜也有吃腻的时候。

    虽然老婆皮肤好奶子大,时间长了就有审美疲劳了。

    虽然老于不稀罕操自己老婆的逼了,但是小凤在別的男人眼里却是个想千方百计得到的尤物,和老于一样,也有別的男人喜欢小凤这种风格的女人,小凤的领导就是其中一个。

    小凤的领导叫秦岭,是个40多岁的北方汉子,身材高大,说话豪爽,喝酒也豪爽。

    单位上的事沒有他摆不平的,到外面也是很吃的开,还喜欢显摆。

    出门喜欢带个年轻漂亮的女下属做题的女秘书。

    小凤到这个到位之前,秦岭出门的时候都是带着单位的年近40,奶大屁股大还有些姿色的中年女人。

    单位上到还有几个年轻一点的,可以都比较难看,要奶沒奶要屁股沒屁股,他只好矬子里面拔将军,带着老一些的女人当秘书。

    有两个女的还想上秦岭的床还换一个好一点位置,多发点奖金。

    反正这种是在单位上也司空见惯。

    秦岭也沒閑着,沒事就在办公室里,让那几个骚女人给他口交,口交完了再操。

    然后发奖金的时候适当多发一点,有好差事的时候也盡量照顾。

    小凤来了以后,秦岭看着小凤雪白的脖子,隆起的胸部和娇小的身材,裤裆里的鸡巴就开始不老实了。

    但那时他还要装正人君子,加上小凤的父母也在政府里工作,虽然不是什麽大官,毕竟还是有一定资源。

    所以秦岭开始也沒有造次,一直在观察这个猎物。

    为了接近小凤,后来秦岭把小凤调到身边做助理,说事要培养新来的大学生,培养后要幹重要岗位。

    小凤也是信以为真,她刚从学校毕业,以前的一切都是家里安排的,思想还非常单纯,简单。

    觉得秦总像个长辈一样关心呵护她,回家的时候还老说秦岭的好话。

    小凤的父母虽然经歷的世事很多,嗅出了一点异常,但也沒往太坏的地方想。

    还觉得女儿有领导喜欢和照顾,在单位发展会很顺利。

    小凤爸爸虽然一直在机关保守压抑的环境里工作生存,他看着自己女儿象蜜桃一样的成熟的身体,又何尝沒有过那种幻想?虽然很喜欢老于这个阳光青春的姑爷,但心里还是暗暗的有些吃醋。

    他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现在成熟诱人,却被老于这个从来沒有瓜葛的男人在天天操。

    幻想着自己女儿光着雪白的裸体在姑爷胯下被操的乱扭的样子,心里就有点怅然若失。

    虽然是不是冒出这样的想法,但他的人生经歷不可能让他有进一步的发展,还是守着小凤妈妈操腻的已经变黑了的逼,很无趣的有一答沒一答的操着。

    这就是老一代人的宿命。

    小凤妈妈平时在机关里也很忙,女儿大了以后,对性的兴趣逐步下降,主要精力都放在单位上的勾心斗角上了,所以小凤爸爸每次兴致来了,也都是敷衍了事,搞得小凤爸爸更是兴趣索然。

    小凤也在秦岭的关心下日复一日的工作者,全然感觉不到危险的来临。

    观察了一年多,秦岭对小凤的性格和弱点也有相当的了解了。

    小凤的性格还是很温顺,胆小,还有点闷骚。

    有时他开个黄色玩玩笑,小凤也就是红了脸不说话。

    有了这些了解,秦岭觉得心里有底了,把小凤剥光了弄到床上操那时迟早的事情。

    但是这个猎物他还不想惊着,他要慢慢的一步一步的让小凤走进他设的圈套里。

    后来秦岭就开始老带着小凤出差,见客户什麽的。

    还让小凤给客户敬酒。

    他也试探着有意无意靠近小凤的身体。

    开始小凤还是老躲着他,后来有一段时间,小凤也不怎麽躲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麽。

    其实那段时间正是老于对小凤的身体有点腻了的时间。

    女人的身体很敏感,也不会欺骗自己,有时小凤自己也沒意识到,身体就让老秦靠近也沒抗拒。

    女人身体本能如此,有时不是意志或意识能解释清楚的。

    终于有一次,秦岭带小凤又到外地出差了,晚上和客户推背换盏喝了点酒,秦岭假装醉了,小凤就扶着他回酒店房间,秦岭的身子有意靠在小凤的身上,小凤那时也喝酒喝的半醉了,感受到一阵男人粗重的男性气味,就像自己老公的气味,又有点不同,带有很野性的味道。

    面前这个40多岁的男人,其实很有男人味。

    小凤从小就是乖乖女那样,潜意识里喜欢在高大男人的爱护下做小女人那种,这也是为什麽小凤暗恋老于。

    秦岭的身体特点也是小凤喜欢那种,只是他们风格不一样。

    老于比较青春阳光,强壮。

    秦岭是那种成熟霸道的那种男性,到哪里都说一不二,对外打交道能力也很强。

    象小凤这样的小女人,其实内心本能对强者有一种依赖感,虽然秦岭的年纪可当她叔叔了,但是内心还是很崇拜的。

    小凤扶着秦岭到房间里,自己也有点晕,就说:“领导,要不你早点休息,我回房间了。

    ”   秦岭一看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到了,哪会放过。

    顺势就抱住了小凤了腰,嘴里还说着醉话:“不忙不忙,小凤来来来,咱们再一起幹。

    ”嘴里说的幹杯,手上却沒那东西,直接就把最凑上去一下子吻住了小凤的嘴。

    小凤猝不及防,想挣脱,腰早就被秦岭死死揽住了,嘴巴也被秦岭的最封住了,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秦岭这样一米八几的大汉,一旦把一个不到一米六的小女人揽到手,就象猎豹抓住了猎物一样,猎物哪能挣脱。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