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火影忍者︰九尾暴走

    发布时间:2020-09-14 00:00:55   


    」囚笼里的九尾向鸣人索要起了报酬。「唔,我闻到这儿有成熟女人肉体的味道,小子,给我强暴这个女人!」九尾一边说着,一边龇出了獠牙,是那幺的狰狞可怕。「别说这些完全没有可能发生的话了,我一定不会容许你这样做的...」 「小子...难道你不想要这个女人吗?女人温暖的身体...」 「我想吗. ..我真的不清楚...」慢慢的鸣人回想起了小的时候看着别的孩子都有父母疼爱,而自己总是孤单一个人。「我对于...女人的...」鸣人又想起了纲手,这个强大彪悍,又有点温柔的大姐姐,她曾经那幺温柔的吻过只见的额头呢。想到这里,鸣人迷惑了.「嘿嘿嘿...要是害怕的话,就把这工作交给我吧...」说完之后,一股强大的查克拉席卷而出,控制了鸣人的身体。只见鸣人的身体一下揭开了被子,转身扑到了身边的纲手身上。充满肉欲的眼神逼视着纲手,就像是一只大灰狼在看一只小绵羊。「唔...鸣人你...不是...他不是...这到底...?」纲手还以为是鸣人呢,可她很快就发现不对劲了,鸣人的眼睛完全是妖狐的兽瞳,两颗兽牙也露了出来,这是尾兽化的前兆。而鸣人可不管这些,双手一把扯开纲手的衣服,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的玉乳脱盈而出,只见白玉似的胴体上挺立着两座坚挺、柔嫩的双峰,绝对庞然巨乳,波涛汹涌,两个玉乳既大又尖、挺,羞涩地上翘,惹人怜爱,更增添几分匀称的美感,山顶上两颗粉红色的葡萄,晶莹剔透,煞是可爱,随着纲手的娇躯颤动,更令人看直了双眼,恨不得立刻上山摘取。于是鸣人低下头开始品尝起来,他一口含住纲手右乳,低头吸吮,兹兹作响,还不时以牙齿轻咬玉峰,以舌头轻舔蓓蕾,纲手的酥胸就像一块永远吃不完的甜美奶酪,让人爱不释嘴,舔的纲手「啊啊」的呻吟。接着鸣人又伸出手握住了那娇挺丰满的玉乳,揉捏着饱满坚挺的玉峰,感受着翘挺高耸的熟女美乳在自己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肆无忌惮的大力揉搓着纲手的乳房, 软绵绵,又有弹性,手感相当好,让鸣人爱不释手 不过纲手开始了挣扎「唔啊啊. ..停手啊...喂...」。欲火焚身的鸣人很快就按住了她的手腕,同时用查克拉控制住,让她不能乱动, 然后鸣人又开始揉起了大奶子。雪白的胸乳在魔手的蹂躏下不断变换着形状,红红的蓓蕾骄傲的挺立起来。鸣人将这雪玉似的宝贝含在口中细细的吮吸着,那晶莹洁白的乳峰不但细腻光滑、充满了弹性,还散发出一种沁人心脾的香甜,令鸣人快活得简直要飞起来。「不可能...为什幺会有这种力量...什幺...只是查克拉就把我的手腕按住了...」被牢牢固定住的纲手被鸣人的巨大力量震惊了。「等一下,鸣人!为什幺...这种感觉是...」虽然只是被鸣人揉搓胸部, 但是纲手却觉得是被无数的针在不停的刺着,刺激的她直欲张嘴大叫。但随着鸣人的蹂躏,迷人、硕大的乳房在膨胀,越来越大,红豆般大的乳头也更加坚挺上翘。波涛汹涌的玉女峰在鸣人的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不可以出声,否则被静音听到就糟糕了,这种羞耻的事情我可不希望被静音知道...」看着一旁熟睡的静音,纲手因为害怕被静音知道,所以苦苦的忍耐着。鸣人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俏立的乳头,然后一口吞下,津津有味的品尝起来。不过, 鸣人可不仅是爱抚,而是连查克拉也在性感带上不停的打转.「唔...呜呜呜...」纲手已经被刺激的轻声呻吟,香汗淋漓了,而鸣人则是舔吸着这人间极品,心中欢乐极了。「只是鸣人这小鬼的话,一定不可能对我做这样的事的...正在对我做这种事的人究竟是...唔啊啊啊...呜呜...」苦苦忍耐的纲手对此疑惑不解。接下来鸣人不断的亲吻纲手的乳房,尤其是用牙轻摇小巧的乳头,随着鸣人的亲吻而慢慢硬挺起来,纲手的情欲已被鸣人挑起。鸣人有力的双手用力搓揉着圣洁的双峰,被压制的纲手只觉双峰膨胀,尤其是乳尖,雪白的乳房经历了爱的洗礼,充满了快乐,不停的弹跳,梨形的乳房顶部是鄢红的乳晕,鲜红的乳头挺立着。同时鸣人的手掌顺着纲手白滑的小腹而下,伸进了纲手的内裤里抚摸起来,爱液已将内裤浸湿, 私人花园凸现在半透明的内裤下,茂密细草,伏贴的贴在桃园圣地。但是纲手则使劲的夹着双腿不让鸣人进入。「啊!不要,快停手啊!」鸣人从纲手身上退下来,两手分握住纲手的两条腿, 用力一分,硬是把纲手的腿分了开来,轻轻的将内裤脱下,哇!眼前一亮,真让人不得不沸腾,神秘的小穴出现在了鸣人的眼前,散发着浓浓的香气,吸引着鸣人的探索.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细白柔软的 熟女阴阜微隆而起,阴阜下端,一条鲜红娇艳、柔滑紧闭的玉色肉缝,将一片春色尽掩其中。一对雪白浑圆、玉洁光滑、优美修长的美腿,那细腻玉滑的大腿内侧雪白细嫩得近似透明,一根青色的静脉若隐若现,和那线条细削柔和、纤柔紧小的细腰连接得起伏有度,令人怎都忍不住要用手去爱抚、细摩一番。微微坟起的阴阜,阴毛浓密,宝蛤却亮极了。鸣人看到从浅沟中渗出的一滴滴爱露,知道纲手动情了,忙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分开大阴唇,浅沟中溢满了爱液,尖端一颗相思豆挺立,红红的,娇嫩无比。鸣人疯狂起来了,撤下自己的衣服,露出胯下那凶恶的武器,他再次欣赏自己的维纳斯,娇俏的面容,几分羞涩,几分飒爽,挺立的酥胸即便躺平,仍然是巍巍挺立,雪白的小腹下面一片黑森林,修长的双腿交叠,伸缩颤抖,拨开森林,一条小溪若隐若现,再进一步探索,窄窄的浅沟,上端羞涩的相思豆在等待。鸣人用右手轻轻分开纲手的花唇,粉红色的熟女密部完全暴露了。两片鲜嫩的贝肉紧守着美人不容侵犯的禁地。鸣人感到胸中热气窜向小腹,玉杵比平常竟然又大了几分,他扒着纲手的大腿,用嘴巴和舌头问候着纲手的伊甸园,亲吻上了诱惑的桃源,那成熟敏感的阴蒂,光洁丰腴的玉门,还有粉红鲜嫩的密道口,那幺完美,那幺诱人,鸣人不禁开心的哼叫起来,于是他伸出手指,开始肆意的玩弄这纲手身体最敏感的部位。鸣人不时的揉捏着纲手浑圆的阴蒂,又不时地拨弄她紧闭的大阴唇。这种持续不断的疯狂刺激让纲手艰难的忍耐着大声呻吟的冲动,她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面颊开始潮红,紧闭的玉门也慢慢的随着鸣人手指的运动而开始张开,湿润的密道内更是分泌出大量清澈透明的液体,沿着雪白的大腿根部一直流到床上。「不...声音...这样会被静音发觉得!」尽管一忍再忍,但纲手亦感觉到自己两粒嫣红圆润的乳头渐渐变硬、挺立,下身分泌的黏液已经渐渐成流,在鸣人的吸吮下发出「啾、啾」的淫菲之声,这让她感到无地自容羞愧难当。在强烈的刺激下,纲手虽然苦苦忍耐,但一阵阵的呻吟鼻音还是 小腹撞击的声音频密热烈,每一次动作都伴随着纲手痛楚的呻吟和鸣人的喘息。「哎...嗯...唔...」纲手开始娇啼婉转、妩媚呻吟,肉棒狠狠地、凶猛地进入时,挤刮、摩擦阴道膣腔内狭窄温暖的娇滑肉壁所带来的麻痒快感让她轻颤不已,身体不停的扭动迎合着。「看来你现在很兴奋呢,口不对心的小子...」早已退回到鸣人身体里的九尾,畅快的讽刺着正在急速抽插的鸣人。「嗯...喔...真爽啊,小穴真是又热又紧啊...」纲手腔道里一片火热,有一种紧紧的束缚和弹性,将阴茎和龟头夹烫的舒爽之极。鸣人干着穴,赞美起纲手的小穴,同时双手揉搓着双乳。纲手乳房被用力的捏着乳头,下体被肉棒深深的插进体内深处,磨擦着子宫颈口跟阴蒂,敏感的耻丘被挤压着,持续的酥酥麻麻的麻痒感,让她忍不住要喷潮而出, 「啊啊...哎...啊啊...」纲手大声的呻吟,她的手紧紧抓住床边缘青筋突起似要抓出血来,阴道一阵猛烈的紧缩痉挛,夹紧着鸣人的肉棒.这样干了十几分钟,鸣人抽出肉棒,让纲手趴在床上,低着头、高高地突着自己浑圆的臀部,纲手那雪白的美臀,像去壳的鸡蛋一样的嫩滑。鸣人托住她的臀部,肉棒对正鲜艳的粉红色洞口,腰杆用力往前一送,两人下体又一次紧紧相贴。「噢...」纲手的头猛地抬了起来,弯着光滑的背脊。鸣人双手抓住她的臀部,腰身猛烈的挺动起来。纲手觉得这种姿势实在羞耻,感觉自己非常的淫荡,她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方式, 她把羞红的脸深深埋在床单里。巨大肉棒在纲手体内快速且强力的挺进挺出,臀肉在鸣人用力猛撞之下一荡一荡,一对美丽的椒乳也不停的摇晃。「啪啪...唧唧...」的淫荡声音不绝于耳,肉穴在激烈的冲击下淫液四溅。鸣人双手伸到她的胸前下猛捏她的乳房,继续活动着腰身,「啊...噢...」 纲手咬紧牙关,紧闭着嘴唇,终于忍受不住,配合着鸣人有节奏的动作,开始有规律地呻吟。「虽然我认为我不会输给任何人...可是现在的我却感觉到...唔啊啊..我只是个除了被侵犯之外,根本什幺都做不了的女人」在这狂风暴雨般的抽插中, 纲手虽然是三忍之一,又是五代火影,但是现在只是个男人胯下柔弱的女人而已。「唔...竟然连肛门也...这根本就好像被两根肉棒同时插入一样...啊啊啊...」让纲手震惊的是,鸣人不仅狂插小穴,连她的菊花也不放过。「不是...这根本不只是两根...呜呜...身体中不停的有被插入的感觉,这根本...」原来鸣人的身体又长出8根查克拉鸡巴,总共9根鸡巴,把纲手的小穴、菊花和小嘴都塞得满满的,其他的鸡巴则缠住她的身体,玩弄她的乳房.两人全身是汗,肌肤闪闪发光。纲手的叫床声逐渐激烈起来,披头散发,就像一头发狂的野兽一样。身体主动地一前一后地摇动着腰肢,开始配合鸣人的冲刺。粘膜的摩擦,发出辟嗒辟嗒的声浪, 溢出的爱液将鸣人的阴囊都弄至湿湿滑滑了。鸣人的脸颊埋进纲手的长发之中,一面嗅着秀发甘香,同时也加快了冲刺动作, 用手狠狠的揉捏那对柔软的美乳。随着男人冲刺的加剧,纲手脸颊再次泛起了红晕,肌肤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仿佛吸收了男人体内的热量,她的身躯渐渐开始热了起来。鸣人心中得意,继续加快了动作,身下女体内越来越润滑,越来越火热,摩擦产生的快感如潮水般涌遍他的全身,让他每次都更加用力将阴茎更深的插入美人的躯体。「啊...啊...啊...」纲手被搞到已经喘不过气来,她缩起两只脚,拼命地挣扎着身子。鸣人突然全身充满激烈的快感,终于,他感觉到自己的欲望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无法忍耐也不愿忍耐,他加快动作拼命的耸动着,如火的欲望在小腹间酝酿集结, 随着一阵电击般的刺激,他的阴茎深深插入纲手体内,接着精液就像热浆糊似地喷射进纲手的体内。「啊啊...」纲手的身体也随着他的射精而一阵阵的颤动,嘴里发出弱不可闻的呻吟。大概她觉得精液喷到了子宫口了吧!她的高潮似乎还没有完,阴道在阵阵的收缩,她的情绪一时非常高涨。鸣人体味着阴茎搏动的快感,待到精液都被 榨干时,他便停止了动作,整个肉躯压在纲手的背上。纲手仍在呼吓呼吓地喘气,她已精疲力竭。她稍微扭动一下身体, 全身的肌肉就会敏感地痉挛。鸣人咬住纲手丰满的肌肉,他欣赏着她那肌肤的光滑和弹力,伸手握住一只娇软盈盈的坚挺玉乳,淫邪地爱抚揉搓起来。看着纲手典雅、羞赧、娇倦的秀靥,鸣人感到体内又升起一股淫邪的肉欲需求.下身渐渐坚挺起来。纲手感觉到体内惊异的变化,她吃惊的睁大了眼睛,鸣人再度紧紧搂住纲手的胴体.这天晚上他们大半的时间都是在做爱中度过的,鸣人花式层出不穷地发泄着浑身的欲望,而纲手也在奇异的性欲世界里数度沉沦.火影办公室「纲手姐姐,你忙完了吗?」 「哦,是鸣人啊。」 「你答应我今天要...嘿嘿嘿...我们去哪里呢?」鸣人一脸急色的问道。「啊哈哈...那个啊...真是对不起啊,鸣人...因为有事情要忙,所以今天不可以了啦...」纲手尴尬的推脱道。「什幺!!?你在开玩笑吗...」鸣人激动的拍着桌子大吼道。「对不起,对不起了...我会补偿你的了...」 「你上个礼拜就是这幺说的好不好?!」 「哎呀,停止吧,鸣人,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忙呢,不能跟你玩了,要知道,火影可是很忙的啊。」纲手只能无奈的妥协。「真的?!我爱死你了,纲手姐姐!!」鸣人欢喜的不行了,迫不及待的掏出大肉棒,坐到桌子上,不住的喊着「快点!快点!」。纲手跪倒在地,用手握住鸣人的大鸡吧,送往红红的小嘴里。纲手先是轻轻的吻了一下龟头马眼,然后张大口整个吞入口中,只见纲手脸上红红的好不可爱,她灵巧的小手握着鸣人的阴茎轻轻套弄着,嘴里发出「哦哦」的呼声,希望鸣人能快点射精。纲手左右两手分别握住鸣人的大鸡巴杆的中部,嘴巴含住鸣人的大龟头,象吹萧一样不断吮吸着。左右手开始缓慢地套动大鸡巴,并渐渐加快套动的速度。小口则尽量张大温柔地含住大龟头,时而吮吸几口,时而吐出龟头,轻巧地亲吻鸣人的龟头马眼,龟头伞冒,还不断用香舌动人地舔着大龟头的个个部位,用香舌帮鸣人清除龟头伞冒里的污垢。几十口亲下来,鸣人感到无比的舒服畅快,而虐待纲手的小口亦让鸣人莫名兴奋,「啊!...太舒服了!纲手姐姐的口交是最棒的了!!」鸣人淫荡地笑道。而纲手则是娇嗔的横了鸣人一眼。「呜!呜!呜!...因为你的夸奖,就让你快点射出来吧...」此时纲手一边吮吸着大鸡巴,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道。鸣人看着十分过瘾,便双手捧着美女的脸蛋,大鸡巴正顶住美女的头部不断深入,毫不留情。一手按住纲手的后脑勺,腰部一挺,一口气将肉棒龟头塞到纲手的嘴里,并开始前后抽送奸淫着纲手的嘴巴!鸣人一次又一次将巨大的肉棒插入纲手的口中,发出「扑哧扑哧的抽插声」,就向正在性交一样,十分悦耳动听。纲手被巨大的肉棒塞得喘不过气来,鸣人抽出肉棒,让纲手改用舌头舔弄,纲手无奈只好半蹲着,一双玉手紧握住鸣人的大鸡巴,奋力张开香唇,闭上了眼,唇碰到阴茎的尖端,张开嘴含着巨大的龟头。「再含深一点。」鸣人大声的指挥着。纲手垂下眼,照着吩咐把口腔埋得更深入些。「呜...呜...」 硬直粗大又炽热的男性龟头,摩擦着她的唇、上颚、脸颊、甚至顶到喉部,她不由得发出声音呻吟着。纲手把一头秀发拨弄 里轻轻挤压两边乳房,粗大的阴肉棒干完全埋入雪白的乳沟里。柔软、 细腻、洁白的玉乳轻轻地多情地摩擦着鸣人的肉棒,肉棒尽情享受着玉乳的温馨。粗大的肉棒像一条黑蛇一般地她的白玉似的胸脯上蠕动着,两边丰满的乳房紧紧地包裹着它,但它似乎随时要冲出噬咬。纲手的那双玉手很顺从地轻轻爱抚着鸣人的阴囊。香唇再次和鸣人的龟头在一起。这一切令鸣人感到无比快感。不久鸣人就有射精感,鸣人令纲手低头含住龟头用力又添又吸,美女发出轻轻的悦耳的叫床声,美女乳沟里的大肉棒再也控制不住了,精液一股股射了出来。纲手的口内、乳房上、乳沟里都是鸣人的精液,纲手顺从地吞下了口中男人的精液,又添干了留在自己乳房上、乳沟里的所有精液。妩媚的大眼睛看着鸣人,小香舌舔了舔嘴角,简直迷死人了。「接下来我们继续进行下一步吧...」射完后鸣人开始剥除纲手的衣服,特别是那小裤裤,当鸣人缓缓脱下来时,只闻到一股浓郁的芳香,让鸣人的大鸡吧用一次恢复了雄风。「哎呀...我早就应该猜到的,你是不会这幺容易满足的...」纲手无奈的捋了捋头发,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正在扒掉自己内裤的鸣人。纲手的大腿修长浑圆, 洁白如玉。雪白的小腹平坦结实,两腿间那丛异常浓密乌黑发亮的阴毛沾上水后,柔滑顺服的贴在阴阜上。鸣人让纲手趴在桌子上,鸣人的脸则整个埋在她的屁股上,舌头不住的舔弄纲手的密穴,蜜汁一股股流进鸣人的嘴里,又被鸣人含着喂到纲手的嘴里,两人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好一阵湿吻啊。接着鸣人起身脱光了衣服,挺着大肉棒走向纲手。「我现在可以进入了吗?」 「好了啦,只准这一次哦。」 鸣人握住肉棒在纲手肉洞口不断的画着圈圈,直到发现美女鼻子连连发出迷人的「哼」声,而小穴洞口已是淫水盈盈,才托起玉珠的粉嫩美臀,一挺腰,将自己那根热气腾腾的肉棒缓缓的插进纲手的小穴里,并顺势将整支肉棒用力向上一挺!当鸣人插入时,马上感到纲手的洞穴是如此的紧窄,但由于之前的充分润滑,以及阴道嫩肉的坚实 弹性,粗大的肉棒还是顺利的插了进去。前所未有的紧迫感,让鸣人舒适得所有毛发都快竖立起来!而且纲手的洞穴里好像是一个一个的肉环连起来一般,鸣人的肉棒插进去后,好似被无数的肉环紧紧箍住一般。「天啊!怎幺会这幺紧啊!」鸣人惊叹道。鸣人的肉棒被蜜穴里温热湿滑的嫩肉层层包裹,令鸣人不觉便加速了下体抽送的速度。鸣人紧紧地抱着纲手开始抽插起来,纲手的两个大奶子紧贴着鸣人的胸膛,软软的,舒服死了。鸣人一边大力的抽插,一边跟纲手深吻起来,噗吱噗吱的抽插声,纲手的呻吟声,这一切交织成一曲优美的交响乐,让人沉醉其中。鸣人用双手紧抓住纲手的屁股, 用尽了所有的腰力向上顶刺,每一刺都直抵纲手的花心。纲手痛得有些受不了,她双手紧抓住鸣人的脖子,直喊:「哎呀,轻点啊,轻点!」不过鸣人肉棒正痛快着呢, 才不理会纲手的感受。很快,纲手适应了鸣人的巨大,巨大的兴奋感刺激着纲手的性欲,阴道被粗大肉棒抽插,虽然有些疼痛但紧紧涨满的感觉是如此的奇妙,她不禁轻轻呻吟出声。随着鸣人的大力挺动,肉棒在阴道里进出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纲手开始嗯哼起来。被火热粗壮的肉棒贯穿下腹,那股酥痒酸麻的快意滋味,使纲手感到舒服极了。随着肉棒在蜜穴里的进出,一波波的快感以下体为中心,慢慢扩散到她的全身,渐渐完全淹没了开始时疼痛的感觉。龟头顶到纲手的小穴深处后,肉棒就旋动了几下,磨揉着她小穴深处里的花心。娇嫩敏感的花心被这样触及,纲手爽得玉体轻颤,呜呜的哼着。然后鸣人双手捧着美女的粉臀,向外慢慢抽动肉棒,当龟头退到了穴口,又向内急速插进,一直插到最深处。每次插到全根尽没时,纲手的娇躯都会抽搐一下。这样连续插了几十下后,纲手就已经美目反白,浑身剧烈颤动。鸣人很快就感到纲手的秘洞深处开始束紧,产生极大的挤压力。鸣人连忙仰头深吸了几口气,压下了跳跃的精关。鸣人知道纲手快要泄阴精了,马上运气一周天,大嘴一下就吻上美女诱人的婴唇,和美女香甜的玉舌缠斗在一起,同时一次次把肉棒深深地插进纲手 的阴道里,狠命撞击着,撞开了纲手娇嫩的花心,让大龟头伸到了纲手的子宫里。「啊...」纲手发出了一声娇啼,四肢紧紧缠住鸣人,好似八爪鱼一般。泄身之后的纲手整个人软了下来,扒在鸣人身上,只是张着樱唇,娇喘咻咻,吐着如兰似麝的香气。就当鸣人抱着纲手,脑袋埋在两个大奶子之间狂插猛送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纲手吓得一动不动,不用看也知道她漂亮的脸颊肯定一片惨白。「我进来了,纲手大人?」 「纲手大人。您还在忙啊,完成的怎幺样了?」门外进来的是静音姐姐。「哦,是静音啊,我没看到你进来呢,工作还好了。」纲手红着脸急促的回答, 同时身体不住的扭动,好像身下有什幺东西一样。「哦,我看到鸣人早先来过了,他不在吗?」 「啊啊啊...鸣人啊...他来过了...他想进行特训...我让那个烦人的小鬼先回家了...哈哈哈...鸣人还是不够成熟啊...」 「鸣人他总是在一个人认真修行,对女孩子一点也不敢兴趣呢...」 「那孩子就是个小捣蛋了...」 「好了...静音,你也累了,先回家休息吧。」 「可以吗?」 「当然了,我处理完这些也要去休息了。 」 「那好吧,我就先回家了,您多注意休息啊。 不过就在这时,只听纲手「啊」的大叫了一声,正要离开的静音回身问道:「您说什幺,纲手大人?」 原来是在静音进门前,纲手穿上了上衣,鸣人坐在椅子上,纲手则坐在鸣人的身上,密穴里插着鸣人的鸡巴。不过纲手的腔道内肉壁层层叠叠,让鸣人的阴茎感受着难以名状的快感,就在刚才的时候,鸣人突然动了一下,结果被顶到花心的纲手大叫了一下,身体剧烈的颤动着,想要摆脱鸣人的进攻。不过鸣人哪会让她逃脱,一手箍住她的细腰,另一手捏着她的下体的珍珠。「不要乱动了,鸣人!」纲手小声的对着身下的鸣人说道。纲手虽然在奋力的抵抗鸣人,但也不敢出声,生怕让静音知道。丰满的屁股在扭来扭去,试图逃避鸣人的侵犯。可这种姿态对她太不利了。鸣人很轻易的就将阴茎固定在她的阴部,她的扭动只是带给鸣人更大的快感,让鸣人血液里沸腾的欲望更加兴奋。鸣人的肉棒每一次挺动都让她情不自禁的颤栗,体内分泌的爱液也越来越多。她终于又一次放弃了对自己身体的保卫,两手无力的放在壁台桌子上,像一个不设防的城堡等待着鸣人的进一步侵犯。「哦,没事,没事,你先出去吧。」纲手忙不叠的推说没事。鸣人满意的感受着纲手身体的变化,身体全力往前一顶,纲手全身巨震,嘴里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巨大闷哼,全身绷紧,腔道里的肌肉剧烈收缩,粉臀紧缩,两片阴部嫩肉将鸣人的阴茎夹的紧紧的。「您真的没事吗?我看您的脸色有点红啊,请多注意休息以免着凉了。」 鸣人停止动作,让阴茎在纲手的腔道里感受着极度愉悦的包容,一边从背后爱抚着她的乳房,一边在她光滑美丽的脊背上轻吻。她的肌肤上有一层细密的汗珠,鸣人用舌头从上到下的慢慢啜吸。一点一点舔掉她的汗水。「没事的,静音,我休息一会就好了,你先出去吧。」 「那好吧,纲手大人,我先走了,您忙完就早点休息吧。」说完静音就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等静音走了之后,纲手则拧着鸣人脸颊不放了,教训鸣人差点让她出丑。不过随着鸣人的大力顶动,纲手也顾不得别的了。鸣人抱着纲手站起来,阴茎试探着寻找毛发丛中的肉缝,很容易就找到了,将她的身子放下,阴茎立即整根没入她的腔道,插进了刚才难以到达的最深处。纲手身子微微颤抖,搂着鸣人的脖子来维持自己的平衡。鸣人抱着纲手浑圆饱满的臀部,用力往上抛动,那种强烈的快感立即让鸣人舒服的打了个哆嗦。纲手那堪承受如此地刺激,两手抓紧鸣人的背,咬着自己的嘴唇强忍着要呼喊的欲望,鸣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她漂亮的脸蛋上满是痛苦与快乐交织的复杂表情。纲手下身的爱液淼淼的流出,将两人的交接处弄得湿湿的。鸣人不敢太猛烈的运动,只是慢慢地抛动着纲手的娇躯,一边走动一边抽插,在缓慢地节奏中感受着她那动人身体带来的快乐。不过缓慢的节奏满足不了鸣人,鸣人的身体被强烈的欲望烧得发痛,于是鸣人抱着纲手的臀部快速的抛动起来。她也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随着鸣人的动作发出阵阵诱人的呻吟,沉醉在快感中的她忙用结实的双腿紧紧盘在鸣人的腰间。阴茎一次次刺进她身体最深的部位,将强烈的快感传遍鸣人的身体,每一次抛动,她的嫩乳都像温暖的小手般抚过鸣人的胸膛,配合着下身的快感,那种感觉真是美妙极了。这种姿势虽然刺激。但确实太耗费体力了。渐渐的鸣人也感觉到手臂有些酸软。鸣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走到桌子前,将纲手放在台上,将她的两腿抗在肩上,双手支撑着桌面,像做俯卧着一般快速的运动起来,纲手在鸣人狂风暴雨般的冲击下发出一连串含糊不清的呓语,似泣似诉,荡人心魄。腔道内层叠的肉壁密集的收缩,一股股的爱液如水般随着鸣人阴茎的抽插流了出来。鸣人改变着抽插的花样,上插入下抽出,左插入又抽出,中间插入打着转抽出, 觉得总是不过瘾,又用龟头顶住纲手 娇嫩的花心打转研磨。纲手双腿交在鸣人的屁股上,转动粉臀用软软的花心磨鸣人的龟头。软软的花心张开小口,好像婴儿的嘴吮吸着鸣人的龟头,纲手娇躯突然一阵痉挛,紧接着花心张开的口中涌出一阵阵滚烫的阴精,全都淋在鸣人的龟头上,美臀的龟头随之一烫,龟头一麻。纲手到了高潮了。也许是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刺激吧,鸣人没有一点要射的感觉,只是在她温暖狭窄的身体里不停的运动,一直保持着那种濒临高潮的愉悦境界,纲手在鸣人的身下扭动着,她不堪鸣人如此的强悍,不停的呻吟、喘息,腔道一会儿夹紧一会儿放松,不知是痛苦还是幸福,泪水流了满脸,而汹涌的爱液也在桌面上流的到处都是。时间渐渐过去,鸣人仍在愉快的抽插着,期间身下的大美女不知有个多少兴奋的高潮。直到纲手的呻吟渐渐虚弱,鸣人才感觉到自己腰间阵阵发酸,阴茎也一阵阵挛动,于是鸣人坐到桌子上,捏着两个奶子狂操猛干起来。最后一下子抱住纲手的两腿,仰躺到桌子上,快动作猛烈抽送几下,然后将阴茎全部插进她的腔道,鸣人的肉棒终于爆发了!一股股浓稠的热精直射入纲手密洞的花心里,又多又热,强力的冲击,狠狠地灌满了纲手的密穴。鸣人双手紧紧握住纲手两只高耸的乳峰,龟头死死地顶住她的花心,一边悸动着射精,一边拼命享受着她柔软的阴道肉壁的阵阵收缩带来的巨大快感。良久,渐渐萎缩的阳物被纲手从她那饱受凌辱却依然紧密的阴道里挤了出来。纲手软软的靠在鸣人的胸膛上,默默感觉着鸣人在她脸上、脖子上印下一个又一个柔情的吻。虽然鸣人没功夫看清她的表情,但鸣人仍能感觉到她的脸颊热的发烫。纲手温顺的任由鸣人摆布,双目紧闭,嘴唇性感地上翘着,让鸣人直接爱抚着她骄傲的嫩乳。鸣人含着她的乳头,一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另一手在她光滑的裸背上游走。她的身体不停的颤抖,像个受惊的小兔一般惹人爱怜。鸣人感受对方身体的动作,听见对方的喘息。纲手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鸣人贪婪的呼吸着,双手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摸索。很快阴茎又一次涨起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