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校花甘为他人奴】第三章校花的淫贱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0:36   


      「呃……哦呃……呃……」
      周贝倩趴在地上,不停的呕吐,她刚才忍耐到了极限,但是随着聂一景的鸡
    巴抽出喉咙,恶心感再也止不住,疯狂的干呕。
      「真恶心,竟然把家里吐的满地都是」
      聂一景对周贝倩说道,语气充满了嘲弄,一脸很不屑的表情。
      「呃……我……呃……」
      中午的饭已经都吐出来了,现在吐出来的是聂一景浓白色的精液和黄色的胃
    液。
      「我……呃……对不起……呃……我控制不住……呃呃……」
      周贝倩一边干呕一边解释,她趴在自己被肏嘴巴呕吐出来的残渣上,然后吐
    出被射进胃里的精液。
      周贝倩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好像要撕裂自己的肚皮一样,周贝倩卷缩在地上,
    一边听着聂一景的辱骂,一边抽泣着呕吐着。
      「起来,你看,把家里弄成这个样子,怎么办?」
      聂一景拉起周贝倩,问道,可是看到周贝倩满脸痛苦,捂着肚子的样子,聂
    一景连忙改拽为抱,不顾及周贝倩浑身恶臭的呕吐味道和尿骚味。
      「怎么了,肚子不舒服吗?」
      「老公……我想喝水……喉咙痛……」
      周贝倩虚弱的说道,但是看到聂一景因为担心她而紧张的样子,所有的疼痛
    都变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甜蜜。
      聂一景一把抱起周贝倩,然后走向厨房,周贝倩就安安静静的躺在聂一景的
    怀里,她感觉格外的幸福,这是被人爱的幸福,被心爱的人爱的幸福。
      「老公……」
      「喝吧,不烫」
      聂一景一边抱着周贝倩一边把水倒好,然后试了试水温,阻止了周贝倩说话,
    柔声说道。
      「别说话,喝点水润润嗓子,以后我们不这么玩了」
      聂一景的表情里尽是对周贝倩的温柔,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的真诚不是假
    的,他是真的心疼怀里的美人。
      「不……我可以……」
      周贝倩听到聂一景的话语时心里暖洋洋的,但是聪明绝顶的她怎么会想不到
    聂一景心里的真实想法,怎么会不知道聂一景现在说的话口不对心,再说了,刚
    才她确实从中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而且还在高潮中失禁。
      「别说话,乖,先喝水」
      聂一景温柔的说道,含情脉脉的看着周贝倩。
      「老公……以后……还要做……」周贝倩说道,可是未等她说完,聂一景就
    用嘴唇吻住她的嘴,接着舌头探入周贝倩的空腔,舔着周贝倩的牙齿,帮周贝倩
    清理空腔中的污秽。
      「不做了,我的宝贝不舒服不做了」
      聂一景和周贝倩的嘴唇分离,摇摇头,说道,神色很是认真。
      「不……做……要做……我舒服……我刚才一直在高潮……而且……最后
    ……最后我……我……尿了……出……出来」
      周贝倩听到聂一景如此坚决的话语,心里温暖无比,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对
    聂一景的亏欠,自己都满足不了他,凭什么却享受这份温暖,但是如果让她丢掉
    这份温暖的话,她是绝对绝对不可能的。
      思虑良久,周贝倩还是把刚才自己的身体情况如实的说了出来,虽然让人不
    耻,但是周贝倩心里安慰只是和恋人说应该很正常吧。
      「身子要紧,不要逞能,听话,喝水」
      聂一景一字一顿的说道,每一个字都咬的很清楚,好像是想让周背倩把没个
    字都记得牢靠。
      「不……我身体很好……我只是……只是刚才不适应……现在好了……老公
    ……你不信可以试试……插我喉咙……一定很容易进去……也……也很舒服…
    …老公……」
      周贝倩神情有些惊慌,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而后听到聂一景的语气变得很
    不一样,就好像要别离一样,她就更慌了,也不再因为道德拘束而羞耻,彻底抛
    弃了女人应有的矜持,说道。
      「怎么了?脸色这么白」
      聂一景问道,他其实没有其他意思,语速放缓只是无意之举,他也不会想到
    周贝倩如此的敏感,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抛弃周贝倩,这么漂亮的一个美人,他是
    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抛弃的。
      「没事……老公……我没事……我可以的……」
      周贝倩还没有从惊慌中回过神来,她绝望的表情还流露在脸上,但是她注意
    到了聂一景关心的面容,正是因为她注意到,所以她的心更加伤痛,眼泪也跟着
    滚落下来。
      「好了好了,哭什么,是它太厉害了吗?把小骚逼操哭了?」
      聂一景低头看着自己又勃起了的阴茎,说道,嘴角带着贪婪的淫笑。
      「讨厌……」
      周贝倩羞红的不敢直视聂一景勃起的巨龙,低着头小声说道,也默认了确实
    是聂一景的鸡巴把她这个小骚逼操哭的。
      「哼,被操喉咙操的吐成这样还说可以,真是个骚货」
      聂一景看到周贝倩已经从刚才的状态中回转过来,身子好像也没什么大的问
    题,便语气一转,充满嘲弄的说道。
      周贝倩还在聂一景的温柔怀抱,对聂一景突然的转变有些措不及防,但是随
    后却有些高兴,至少证明聂一景还对自己有着兴趣,至少他还不会丢下自己。
      「那你打算……怎么……怎么惩罚……这个……这个骚货……呢?」
      周贝倩吞吞吐吐的说道,这是她思前向后才组织的语言,她觉得应该适应聂
    一景的节奏,也应该跟随他的脚步,既然聂一景喜欢这个调调,自己就应该配合
    他,可周贝倩不知道,这个配合要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呵呵,被肏了一次喉咙就这么乖了,以后可要多多肏喉咙啊」
      聂一景很惊讶周贝倩的转变,但也紧紧是惊讶了一下,惊讶过后又恢复了那
    张淫邪的面孔对周贝倩说道。
      「那就惩罚你把吐出来的精液吃掉吧,还有你的呕吐物和尿液,都得吃掉,
    有问题吗?」
      不等周贝倩说话,聂一景就把惩罚说了出来,而且还在最后问道。
      聂一景也有自己的顾虑,他怕自己给出的惩罚让周贝倩不好接受,也害怕周
    贝倩对此有了阴影,所以最后想争取周贝倩的意见。
      「……嗯……好吧……听老公的……」
      周贝倩听到聂一景给出的惩罚也是一愣,但是随即反应过来,虽然心中有些
    不愿,但是想到聂一景对自己这么好,就是做了又怎么样,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事,何必在乎那些不存在的自尊。
      「这也做?」
      聂一景脱口而出,聂一景没想到周贝倩这么爽快的答应了,其实聂一景从心
    底里没有想过周贝倩会同意,说这么多的条件只是让他和周贝倩有些讨价的空间。
      「只要老公高兴,我什么都愿意做」
      聂一景听到周贝倩的话语心里一紧,这是多么爱自己才会说出的话,聂一景
    无法回答,因为他最开始的目的就是让周贝倩变成他的便器,他也一直在朝着这
    方面努力。
      「那做我的母狗性奴呢?」
      聂一景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问,为什么会这
    么直接的就问了出来,在他还不确定周贝倩是否准备好,调教还没成功的时候。
      两人之间陷入了无声的沉默,聂一景懊悔着自己的冲动和不理智,也他不敢
    去想,周贝倩现在的心里反应。
      周贝倩听到聂一景的话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她不敢去想这真的是聂一景说
    的话,也不敢去想聂一景的心里想法,但是她知道自己必须做出决策,因为聂一
    景已经说了出来,她逃避不了,也无法逃避。
      思虑良久,最终,周贝倩咬了咬牙,她下定了决心,做出了一个影响她后半
    生的最重要的决定。
      人一旦习惯了两个人的生活节奏就很难接受独自一个人过活。
      周贝倩只能答应,因为她离不开聂一景,离不开聂一景给她的爱和幸福,她
    不敢想聂一景走后自己孤单的生活,一个人机械化的生活。
      「嗯……我做……」
      周贝倩在说出自己的决定后身子一松,她感觉自己所有的力气都用完了,浑
    身的力气都用在了这三个字上。
      周贝倩在心中遐想,今后的日子会是怎样的,是陪在聂一景的身边直到永远
    吗?
      如果说周贝倩刚才只是迫于接受的话,那么现在她的想法也开始转变,她不
    是不了解性奴母狗的意思,她只是略微的知道一些,这其中就包括了圈养调教。
      「那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吗?」
      周贝倩问道,她的眼里包涵期待,这是对自己的牺牲后最大的希翼,也是她
    现在唯一关心的事。
      「会,我会每天陪着你」
      聂一景看着周贝倩的眼神,好像触景生情,聂一景的面容也慢慢的变得温柔,
    然后不顾周贝倩刚才呕吐过充满恶臭的嘴,吻了上去。
      周贝倩疯狂的回应这,舌头撬开聂一景的嘴唇,深入聂一景的口腔,和聂一
    景的舌头交织在一起。
      两人忘情的接吻,好像凝固了空气,周贝倩想把这幸福的时刻在心里刻画出
    来,永远铭记,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在她的
    心里,狗和人终究是有区别的,在自己扮演聂一景的母狗的时候,聂一景还会主
    动吻她吗?还会和她的舌头缠绵吗?
      周贝倩只是想到了以后,但是周贝倩却不知道,现在的她已经把自己带入了
    一个母狗的视角。
      聂一景并不知道这些,他抱着周贝倩把周贝倩放在了橱窗上,一只手握住自
    己的鸡巴,摸索了一会,感觉龟头处现在在一片温热湿润的地方,然后用力一顶,
    整个鸡巴就插入了周贝倩湿润的阴道。
      「啊……」
      在这个过程中,聂一景和周贝倩的嘴唇和舌头一直缠绵在一起,没有分开,
    两个人就像是饥渴难耐的浴男浴女,舍不得分开半分钟。
      聂一景的大鸡巴插入周贝倩紧致的小穴时,饶是有充足的淫液润滑也让周贝
    倩吃不消,皱着眉头高呼出声。
      聂一景知道周贝倩的阴道所能承受自己的尺度,只是刚进去的时候有些不适
    罢了,也不管周贝倩停止动作的舌头,插入后就开始大力抽动。
      「啊啊……啊……慢点……啊……啊……」
      周贝倩被聂一景肏的顾不得和聂一景拥吻,肏的舌头都缩了回去,只能一边
    娇喘一边乞求聂一景慢一些。
      「不亲了啊?那就来吃自己的呕吐和尿液吧」
      聂一景也把头缩了回来,然后双手托着周贝倩的屁股,抱起周贝倩,一边肏
    着周贝倩的骚逼一边把她拖到了客厅。
      「啊……啊……老公……讨厌……现在……啊……就吃吗?……啊……啊
    ……」
      周贝倩想到自己要一边被肏一边吃自己尿液呕吐还有精液的混合物,身体本
    能的就起了反应,骚穴里涌出大量的淫液。
      「对,一边挨操,一边吃,是不是很爽,骚货母狗?」
      聂一景激动的说道,他现在还在托着周贝倩的屁股,一边大力的肏一边说道,
    他的眼睛里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激动和喜悦。
      「啊……啊……啊啊……老公……啊……轻点……母狗。啊……母狗吃…
    …啊……吃精液……喝母狗……恶心的……尿液……都听老公的……啊……」
      周贝倩也看到了聂一景眼睛中闪烁这期待和希翼,在她看到聂一景的双眼时,
    她仿佛得到了多大的勇气一样,觉得这些都不算什么,如果可以让聂一景高兴,
    自己还可以做更多。
      周贝倩的嘴里也不断的喷出她自己以前不敢说也不敢想的话,在这一刻,周
    贝倩感觉自己的心和聂一景连接在了一起,她觉得自己明白了聂一景真正想要得
    到的究竟是什么。
      「不许把鸡巴掉出来,鸡巴要是从你的骚屄里掉出来,我就用烟头烫你的骚
    屄,知道了吗?」
      聂一景激动的说道,刚才周贝倩的话语属实激起了他心中欲望,也让他的内
    心里的黑暗面展露出来。
      周贝倩现在正在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中,思维不够清醒,她没有听清聂一景
    的话,她只听到不许把聂一景的鸡巴从自己的小穴里掉出来,而且如果掉出来的
    话会受到一些惩罚,她没有听到会怎样,她只听到了会受惩罚。
      「啊……老公……好……不掉出来……啊。啊……掉出来……啊……母狗
    ……随你处置……」
      聂一景听到周贝倩的话语,鸡巴在周贝倩的阴道里跳了跳,周贝倩也感觉到
    了聂一景的鸡巴在自己体内的跳动,她知道聂一景是听到自己说的话才会这样,
    她心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聂一景把周贝倩放在沙发上,然后慢慢的把周贝倩翻过来,让周贝倩做成狗
    趴的姿势,在这个过程中聂一景也没有停下前后扭动的腰肢。
      周贝倩哪能不知道聂一景的小心思,这么做不就是想让鸡巴从自己的小穴里
    掉出来吗?好惩罚自己,周贝倩心里清楚,但是嘴上不说,在聂一景翻转她的时
    候,她也不听的扭动自己的丰臀。
      结果是必然了,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做一个共同目的的事,那自然是没有任
    何难度,在翻转过程中,聂一景在周贝倩缩回臀部的瞬间,聂一景也往外抽出鸡
    巴。
      「贱货,连我的鸡巴都夹不住,要你的这个骚屄有什么用」
      湿润的龟头接触空气带着一丝凉意,让聂一景的欲火下降了不少,但是想到
    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欲望之火又燃烧了起来。
      「……啊……我错了……母狗错了……惩罚我吧……」
      「还趴在沙发上干什么,给我趴在地上」
      聂一景喘着粗气说道,他不是因为刚才疯狂的交合而喘气,而是因为即将发
    生的一幕而呼吸急促。
      周贝倩没有丝毫的忧郁,听到聂一景的命令后就从沙发上起身,不知道是周
    贝倩有意还是无意,她跪在了自己的尿液当中,而她的头正好对着吐出来的这摊
    精液,只要她低下头,她就可以舔到聂一景的精液。
      「真是下贱,这么自觉就跪在了这里,是迫不及待的想吃从自己胃里吐出来
    的精液吗?」
      聂一景嘲笑道,他的话语是那么的刺耳,深深的扎进了周贝倩的心坎里,她
    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并不是像聂一景说的一样,迫不及待的想吃,而是她觉得
    聂一景想看她这样,想看她跪在精液面前,所以她才会找了这样一个位置。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聂一景如此的嘲笑她。
      但她又从屈辱中找到了一丝的快感,让最爱的人辱骂,让最爱的人嘲弄,虽
    然她万般不愿,她的下体真实的告诉了她,她现在很兴奋。
      「舔啊,愣着干什么,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吗?」
      聂一景看到周贝倩傻楞的趴在地上,看着地上的精液,也不做声,心生火气,
    吼道。
      周贝倩几乎是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下意识的伸出了舌头,当舌头触碰到地上
    那摊精液的时候周贝倩才反应过来。
      一阵极度恶心的感觉从周贝倩的胃里反应回来,周贝倩差点呕吐出声,她用
    力吞咽了一口口水才把这种感觉压下去,她害怕自己吐出声的话会让聂一景不开
    心。
      伴随着尿骚味道和精液腥味还有呕吐物的恶臭交织在一起,周贝倩感觉自己
    的胃里有一万只死老鼠,极度的恶心和难耐,她就要控制不住呕吐出来的时候,
    一只大脚踩在了她的头上。
      这只大脚的力气很大,让周贝倩无法反抗,周贝倩也没有反抗,周贝倩被这
    只大脚按在地上,鼻子嘴巴都陷入了那团精液混合物中。
      当鼻子和嘴巴一起深陷精液潭中时,周贝倩原本该有的恶心感却消失的无影
    无踪,就好像根本没有一样,毫无感觉。
      「嗯嗯……」
      因为呼吸不畅,周贝倩一边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一边摇头想要挣脱踩在自己
    头上的脚掌。
      「吃掉」
      聂一景就说了两个字,他很确定周贝倩会听话吃掉,因为从刚刚种种迹象表
    明,周贝倩已经在努力的学着听自己的命令,并把所有指令都做好。
      果不其然,周贝倩在听到聂一景的命令后就张开了嘴巴,然后把精液都吸进
    了嘴巴里面。
      「吞掉」
      聂一景再次下达命令,周贝倩也没有丝毫迟疑的吞咽下去,甚至聂一景可以
    看到自己的精液从喉咙里向下的过程。
      「好吃吗?」
      「好吃……老公的精液真好吃……」
      周贝倩在含入精液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一丝的不适,就连那些恶臭的味道也
    清淡了不少,那种恶心的感觉也没有来临,她刚刚只品尝到了精液独有腥味,还
    有聂一景身上让她迷恋的气味。
      「把地上清理干净」
      聂一景说道,而他点燃了一根烟,他要实施刚才所说的惩罚,可是周贝倩却
    对此浑然不知,她猜测聂一景可能是想一边抽烟一边看自己下贱的样子。
      于是周贝倩把屁股翘的更高了,微微撩起沾了一点尿液和呕吐的头发把俏丽
    露了出来,让聂一景方便看到她的动作。
      只见周贝倩小心的伸出舌头,眼睛撩起看着聂一景,头慢慢的,一点一点的
    向下低,直到舌尖碰到地上的尿液。
      当舌尖碰到尿液的时候,周贝倩的胃里又开始翻滚,周贝倩快要疯了,她可
    不想让聂一景扫兴,倒了胃口,心一横,也不顾最开始的美感,头低下,双手撑
    住地面,嘴唇直接触碰到地面,好像一个缺水的荡妇一样,吸食地面上的尿液。
      「哧溜……哧哧……」
      周贝倩现在的样子犹如一只母狗,但是她却管不了这么多,因为她觉得可能
    吃一口就不会那么恶心也不会那么臭的。
      可是,事与愿违,当周贝倩吸了一口并吞咽在肚子里的时候,周贝倩只感觉
    胃里翻江蹈海,周贝倩再也忍受不了呕吐出来。
      「呃……」
      「很恶心吗?」
      聂一景问道,但是声音很是冷漠,让周贝倩打了一个激灵灵的冷战,他能感
    觉到聂一景的冷意。
      「不……不是的……」
      周贝倩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不在说话,再次俯身趴下,去吸食地上的尿水
    和呕吐物。
      聂一景深深的吸了口烟,看着闪烁着红光的烟头,脸上露出了残忍的微笑,
    他慢慢靠近周贝倩,然后蹲下身子,周贝倩感受到聂一景火辣辣的眼睛盯着自己
    的阴道,很是配合的翘了翘屁股,让阴道展现的更加完美,聂一景得意一笑,随
    即……用还在发着红光的烟头按向周贝倩柔弱的阴唇。
      「啊……」
      一身高声的哭喊,聂一景敢保证,这绝对超过了80分贝,因为他的耳膜都
    被震的生疼。
      周贝倩被滚烫的烟头烫到最柔弱的地方,眼泪瞬间就滚落下来,支持肢体的
    双手也松动下来,周贝倩软软的趴在了自己刚刚呕吐过的地面,哭喊着。
      这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被躲在夜里仰面痛苦的张磊听的清楚,他立马站了起来,
    他无比确信,这就是周贝倩声音,他怒火直冲脑门,张磊在心里恨不得活寡了那
    个小混混,竟然让周贝倩如此痛苦的惨叫,他不敢去想小混混在对周贝倩做什么,
    但是张磊不允许自己视若无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张磊一马当先,直冲进胡
    同里,跟随着周贝倩的声音寻找这她。
      聂一景看到周贝倩的阴道里喷涌处一股白色的液体,瞬间就浇灭了烟头,但
    就算是这样,聂一景拿开烟头的时候,也看到阴唇哪里留下一个黑色带有血污的
    小点。
      再然后,周贝倩的尿道里喷出一股黄色的水流,聂一景的手臂没有躲开贝淋
    了哥正着。
      周贝倩过了好久,才停止了哭声,这期间,聂一景一句安慰都没有,就蹲在
    周贝倩的面前,手臂把这那根被尿液和淫液打湿的烟头,静静的看着如同死鱼一
    样摊到再地的周贝倩。
      「你好狠」
      周贝倩有气无力的说道,当她看到聂一景手里的烟头时她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自己的阴唇突然那么疼痛,她心里五味杂粮,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竟然会招来聂一景这么狠心的虐待,她一直在努力迎合聂一景的口味,怎么到头
    来却让聂一景对自己如此残暴。
      「如果你承受不住的话为什么要答应,你不答应我也不会生气的」
      聂一景有些愧疚的说道,他的表情告诉周贝倩,他很自责。
      「什么答应?」
      「刚才我说过我的鸡巴掉出来就拿烟头烫你的小穴,你刚才也疯狂的扭动屁
    股让鸡巴掉出来,我以为你很期待这样玩」
      简短的对话让周贝倩无言以对,她终于知道上个赌注是什么了,她有些恼火,
    自己怎么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不知道赌注的赌局,把自己搞的如此狼狈,还让聂
    一景心里愧疚。
      「对不起……我错怪你了……我那时候……没听到……」
      「没事」
      依旧是很冷漠的话语,聂一景表现出来的冷淡让周贝倩无从招架,她急的快
    要疯了,想要起来但是阴唇哪里的疼痛让她无法达到目的,想了想,她做出了一
    个大胆的决定,一个让她自己都觉得羞耻无比的决定。
      想到了就做,这是周贝倩一直以来的作风,周贝倩忍着阴唇的疼痛缓缓的爬
    起身来,翘高屁股,狗趴在尿液上。
      「请主人惩罚母狗……随意惩罚母狗的骚屄……和屁眼……」
      周贝倩娇媚的说道,一边说,还一边舔地上的尿液。
      当张磊来到小混混家里的院子里时,听到的正是这句话,主人,母狗,惩罚,
    骚屄,屁眼,一个个让人不敢相信的词语不停的钻入张磊的耳朵。
      聂一景看到周贝倩如此下贱的淫态,火气消失大半,随即来临的是难以抑制
    的欲望。
      聂一景也不管那么多,提起自己的长枪就插入了周贝倩泥泞不堪的小穴。
      「啊……主人……肏我……啊啊啊……主人肏死我吧……肏烂我的小穴…
    …」
      聂一景疯狂的抽查着,周贝倩也忍着恶心和恶臭吸食着地上的尿液和呕吐物,
    她觉得这样聂一景就会高兴,事实上,的确是这样,聂一景一边肏着周贝倩的骚
    屄,一边听着周贝倩下贱的吸食自己尿液和呕吐物,如同遭受着生理和心理双重
    刺激,让他时刻有种将要射精的感觉。
      张磊偷偷的趴在了窗户上,他看到了让自己震惊的一幕,周贝倩狗趴在地上,
    不停的说着让人不堪入耳的话,地上都是些尿水和恶心的看不清楚是什么的东西,
    但是极度恶心,而且,从外面都能闻到一股让人想吐的臭味,臭味的来源正是那
    几团不知道什么的东西。
      抽查了二十多分钟,聂一景感觉精液已经准备就绪,狠狠的一插,龟头破人
    周贝倩的子宫,在周贝倩高潮的同时,精光松开,都射在了周贝倩的子宫里。
      「啊……好爽……」
      周贝倩的两只手早已经支撑不住瘫软的身体,她的脸颊也贴在呕吐物上,很
    是恶心,但是她现在却顾不上这些,她现在只想好好享受聂一景精液的滚烫,留
    在她子宫里的温度。
      「舒服吗?」
      「舒服死了,好想一直这样」
      周贝倩回答道,她此时此刻感觉幸福无比,被聂一景肏到高潮,而且还被内
    射子宫。
      听到周贝倩的话语,张磊的心如同石沉大海,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么一个美
    丽漂亮的校花学姐,竟然会如此淫荡。
      「我们还有一条赌注,是要在你的小穴里撒尿,可是我刚射进去,我不想让
    精液流出来,你说该怎么办呢?」
      聂一景的鸡巴还在周贝倩的小穴,虽然有些疲软,但是还插在周贝倩的阴道
    里。
      「尿……尿母狗……嘴里吧……」
      周贝倩羞涩的说道,她自己都惊讶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样。
      张磊听到此话的时候,心中极度恶心,他都有点看不起周贝倩,怎么可以这
    么贱,这么不要脸。
      「不行,母狗的嘴巴那么恶心,又吃尿液又吃精液还吃了自己吐出来的呕吐
    物,我的鸡巴怎么能插在那么脏的地方呢」
      聂一景摇摇头,道。
      张磊听到小混混的话才知道了地上的那几团恶心的东西是什么,原来是刚才
    最周贝倩吐出来的残根,而且,竟然,还吃这些东西……
      「而且还是你的问题才不能让赌注如约举行的,是不是应该要更严厉的惩罚
    啊?」
      聂一景又说道,周贝倩焕然大悟,原来聂一景还想玩些其他的,还说的这么
    冠冕堂皇,好像都是自己错一样。
      「是,应该要更严厉的惩罚」
      周贝倩没得选择,只能应着聂一景的话说道,可狂她也不想拒绝聂一景,而
    且还有些期待。
      「吃我的屎」
      一句话,让周贝倩无从招架,这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她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她的心里并没有多少的抗拒。
      「拒绝他,拒绝他啊,出来跟我走啊」
      张磊小声的说道,他以为周贝倩会直接拒绝,可他等了几分钟,也没听到周
    贝倩说一句话,他不知道周贝倩听到这种让人无法接受的话语还能待下去。
      「不嘛?」
      聂一景问道,而周贝倩听到后连忙说道「不……不是……我怕我吃不下…
    …惹你生气……我试试……试试可以吗?……我慢慢来……肯定……肯定……吃
    完……」
      张磊听闻这话,最后一丝希望已经破灭,他原本以为周贝倩会直接拒绝的,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周贝倩竟然如此的下贱,连这种要求都答应了。
      「拉马桶里面吗?」
      周贝倩小心的问道,聂一景也犯了愁,以往他都是拉嘴里或者字节拉脸上,
    但是这次是万万不能的,周贝倩不可能适应这么快。
      「我拉地上,你像这样趴着吃?」
      聂一景说道,带着疑问,他要征求周贝倩的同意,因为这个不比其他,吃屎
    不是很容易接受的,而且极大多人都不会接受,自己必须把握好尺度,让周贝倩
    对此不会抵抗,方便以后的调教。
      「嗯,老公觉得怎么样舒服就怎么样来,我依老公的」
      周贝倩含羞的说道,她不敢去想自己竟然为了讨好一个男人去吃屎。
      张磊完全懵了,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高冷骄傲的校花学姐吗?为什么在这个
    小混混这里如此的听话,而且还这么淫荡。
      「我爱死你了宝贝」
      聂一景激动的说道,拉过周贝倩的头,让周贝倩的头对着他的鸡巴,看着他
    不断跳动的鸡巴。
      周贝倩清楚的知道聂一景的内心有多激动,这可以从他跳动的鸡巴和激动的
    眼神中看出来。
      周贝倩很庆幸自己没有拒绝,因为只要拒绝了就不会看到聂一景这么激动的
    眼神和这么粗壮的鸡巴了。
      「……噗噗噗……噗嗤……」
      毫无预兆的,伴随着放屁的声音聂一景就开始了排泄工作。
      「噗噗噗……噗嗤……砰砰……噗噗噗……」
      没有停留,没有停顿,聂一景的屎和屁就像是有引线一样,一旦点燃,好像
    就无法停歇一样。
      一屁接一屁,一屎接一屎,不会停顿一秒。
      「噗噗……噗嗤……噗噗噗……砰砰……」
      拉屎的声音和放屁的声音一直在张磊耳边围绕,他甚至都有点佩服小混混了,
    屎竟然可以这么拉,不停歇,不停顿。
      话说回来,张磊现在捂着嘴巴,因为他隔着玻璃都闻到了那屎的味道,太臭
    了,就好像吃了二十斤黄豆,二十斤饺子一样。
      周贝倩也皱着琼眉,屎就在她的眼前,她是最直接的受害者,最浓的臭味就
    是进了她的肺部,但是她又不敢多说,怕伤了聂一景的心。
      而聂一景好像完全不知道一样,自顾自的拉着屎,要不是他的鸡巴连连跳动,
    周贝倩都怀疑聂一景已经忘了她了。
      「含着我的鸡巴就不那么臭了」
      聂一景当然知道自己的屎有多臭,要知道,他的那些厕所马桶有还被他的屎
    臭晕的。
      当周贝倩含住聂一景的鸡巴的时候,聂一景的尿眼也随即大开,一股浓重骚
    臭的尿液喷射而出。
      周贝倩感觉到聂一景的鸡巴跳动就感觉不对,当尿液射在自己嘴里的时候周
    贝倩本能的就吞了下去,随后,更多的尿液让她无从招架,大半都从她的嘴角流
    了出来。
      等聂一景尿完,周贝倩娇怒的看着聂一景,说道「尿就尿,告诉我一声怎么
    了,害得都流了出来,我头发上沾的都是」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张磊在外面看的清楚,他看到了周贝倩含住聂一景的鸡巴,看到聂一景尿出
    来的瞬间周贝倩本能的吞咽动作,也看到了因为聂一景尿的太多尿的太快而导致
    周贝倩吞咽不及时,尿液从嘴角四散而出的场面,张磊不知道为什么校花学姐会
    这样,但他看的见,周贝倩的眼里有快乐。
      聂一景也拉完了,不好意思的站起身来,看着周贝倩,挠挠头「那个,我怎
    么擦屁股啊」
      「不管,起开,你让不让我吃了」
      周贝倩羞涩的推开聂一景,然后爬到聂一景刚拉过的屎旁边,屎是黄色的,
    还在冒着热气,周贝倩实在是无从下口。
      没有给周贝倩时间,聂一景点燃了一根香烟,然后蹲下来,周贝倩立马知道
    了聂一景的意图,连忙伸出舌头,慢慢的靠近聂一景还在冒着热气的屎。
      说来奇怪,当周贝倩如此近距离靠近聂一景屎的时候,气味不那么重了,而
    且还有种温热的感觉,就好像回家看到了热饭的感觉一样。
      「在不吃,我可要烫你了哦」
      周贝倩听到聂一景的话时顿时一惊,赶紧回过神来,忍不住骂自己下贱。
      张磊眼睛直直的盯着周贝倩的舌尖,一点一点的看到周贝倩的舌头触碰到那
    团让他无法直视的东西,张磊清楚的看到周贝倩的舌尖上沾了一块黄色的屎粒,
    然后被周贝倩卷入口中,等下一次舌头伸出来的时候,舌头上已经什么都没有,
    那条红润诱人的舌头又一次暴露在空气中,还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妖娆。
      聂一景蹲下来按住周贝倩的头,强迫周贝倩的双唇紧挨住大便,说道「用力
    吸,大口的吃,吃完了有惊喜哦」
      周贝倩还想挣脱聂一景的手,但是听到会有惊喜,就没有在做挣脱,因为聂
    一景的惊喜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
      大便进入口中没有什么味道,只有一丝的苦涩,很难吃,但不是很难下咽,
    周贝倩不是一个挑食的人,所以对苦涩的东西也不是很难以接受。
      奇怪的是,大便进入口中后,没有了那种恶臭,而且,周贝倩的肚子也开始
    咕咕直叫,中午和晚饭都被吐了出来,自己的肚子早已经空空如也,如果不是激
    烈的性交,周贝倩恐怕早就肌饿难耐了。
      「哧……哧……噗……噗……哧溜……」
      周贝倩加快了速度,好像把这堆屎当成了宵夜一样,狼吞虎咽,因为她现在
    心中并不觉得,吃屎多么的难以接受,舌头的味觉也告诉她,这堆屎不是那么难
    以下咽。
      张磊感觉自己的世界崩塌了,他无法承受,他的耳边还在回响着「哧……哧
    ……噗……噗……哧溜……」的声音,如此的淫荡,他亲眼看到了,自己的梦中
    女神再吃别人拉出的屎。
      周贝倩还不知廉耻的吃着聂一景的屎的场景还在上映,而张磊却无心再看,
    他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
      张磊背靠在墙体,慢慢的蹲下来,如同一个失去魂魄的走狗,抱着自己的双
    肩低头不语,如果细看,张磊的眼睛里都是泪花,但是始终都掉落不下来,他为
    了周贝倩而伤心,为了自己心中的女神而伤心。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