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挡不住的熟女诱惑】四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1:12   

    「挡不住的熟女诱惑」(四)

    夜深人静,邱鸣筠辗转难眠,满脑子都是夏美洁的身影,却不知如何是好。
    虽然齐健岷能够接受比妈妈小很多的男人给了他很大的鼓舞,不过好兄弟的
    妈妈确是他难以逾越的一道坎,可以肯定她几乎不会接受儿子的同学,况且即便
    他追到手也不可能长久,既要好兄弟不计较,又能让她接受,实在是太难了,究
    竟该怎么办?怎么办?这么多问题让他茫然无措。
    邱鸣筠想了半天,头疼愈烈,索性不想了。他想找一部日本爱情动作片来排
    遣烦恼,打开电脑,文件夹里有很多片子,看着片名鼠标不知道该点哪一部,突
    然看到一部北原夏美主演的《たびじ親友の母》片子让他眼前一亮,北原夏美,
    夏美洁,名字真像,这片子他也看过,讲述一个45岁的女人北原夏美和儿子的朋
    友浅野一起外出旅游。浅野是个熟女控,对夏美一见钟情、不能自已,无法控制
    对夏美的爱欲。在入驻汤泉旅馆后,浅野对夏美展开了狂热的追求,起初夏美死
    活不肯答应,浅野不得已强行非礼夏美,被夏美一通呵斥后灰溜溜地走了,事后
    夏美后悔不已,觉得对浅野的呵斥太严苛了,加之浅野不死心依然死缠烂打,让
    夏美的心理渐渐发生变化出现松动,就像坚固的大堤一旦开了一道小口,终究会
    决堤,滔天的洪水就会汹涌而出,夏美在浅野的疯狂炽热的追求下,完全沦陷了,
    和浅野进行了一场情意绵绵的不伦之恋,两个人在不同的环境下无所顾忌的疯狂
    做爱,肉体和爱欲激烈地碰撞并交缠在一起。当旅行结束的时候,夏美和浅野在
    潺潺的小溪边深情吻别,结束了这场汤泉孽缘。
    近两个小时的片子,邱鸣筠完全被带入其中,他觉得自己的心境与男主浅野
    完全一致,都是对朋友的母亲疯狂痴迷,并纠结其中难以自拔,不同的是浅野敢
    于追求,自己却依然纠结。看片的时候,他的大鸡巴就硬如铁杵,只是当时太过
    投入,完全陷入剧情,看完片子,整个人几乎都被欲火吞噬,极度需要发泄。他
    把剧情调回到夏美刚刚接受浅野,两人在汤泉里疯狂做爱的片段,对着显示器打
    起手枪,那一刻,仿佛自己就是浅野,北原夏美就是夏美洁……
    邱鸣筠每天训练完就赶紧去滨苑餐馆,除去给齐健岷送饭,几乎都泡在哪里,
    直到打烊才回去,岚姐也天天都来帮帮。在饭店里,夏美洁的穿着很性感,她各
    种款式的碎花连衣裙,都是领口开的很宽,露着一片雪白的乳房,裙摆也很短,
    最多到在大腿中段,腿上是各种款式的黑色丝袜,脚上是一双低跟凉拖,露出被
    黑丝包裹的后跟和脚趾。有这样一个穿着性感的美艳老板娘,加之饭菜可口、价
    格公道,生意自然非常不错,附近那些喜欢吃吃喝喝的男人隔三差五就来捧场,
    也会时不时对她占占便宜,吃吃豆腐,对此,她总是一笑附之,她知道要想留住
    这些回头客,就得给他们点甜头,况且她没男人,心理上自然没负担,这样做也
    没什么大不了的。
    邱鸣筠既欣赏着夏美洁的美艳,希望她每天都穿的充满诱惑,又对那些吃豆
    腐、占便宜的男人恨得牙根痒痒,但他很有分寸,从来没有对那些男人流露过任
    何的不满。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夏美洁,他变着法儿的讨她欢心,不过岚姐和厨师
    在的时候,他除了偶尔言语几句,都是认真干活儿,只有单独和她在一起的时候,
    才会极力讨好,他夸赞她长得漂亮、气质出众,时不时讲一些笑话,她经常被他
    逗得哈哈大笑,有时候还壮着胆子讲些荤段子,她听完后会露出些许羞涩,要么
    不再说话,要么对他略微责备,他怕她真的生气不理他,每次都信誓旦旦的向她
    保证不讲荤段子了,不久后依然如故。
    其实夏美洁对邱鸣筠的恭维讨好甚至是消遣都很受用,一个人带着儿子风风
    雨雨整整十年,吃苦受累、世态炎凉都经历了,早就对人情冷暖心知肚明,并且
    看得很淡了,然而他就像一股清风一样,让她感到别样的快乐,尽管她也怀疑过
    这个大男孩儿那炽热的热情,也从他眼睛里感受到了强烈的爱意,但她始终觉得
    热情是全心全意的帮助好兄弟,至于爱意,也许是自己想多了,毕竟他是儿子的
    同学,自己又比他大好多,做他妈妈还差不多。
    邱鸣筠白天一如既往的讨好夏美洁,回到寝室就陷入痛苦的矛盾中,好兄弟
    的妈妈成为了他过不去的砍,这样的羁绊让他内心充满纠结和犹豫,想去追却始
    终拿不定主意。不知不觉已经两个多礼拜过去了,校队的成绩不错,已经进入决
    赛,决赛于4 天后进行,踢完决赛他就得回去,就算不回去,齐健岷也即将康复,
    一出院他还是没机会。
    就在邱鸣筠准备放弃的时候,事情突然有了转机,是岚姐帮了他。岚姐之所
    以帮他是有求于他,岚姐的便利店每年也能挣个6 、7 万,可是岚姐两口子都是
    下岗职工,没有收入,女儿上高二,学播音主持,经常参加各种培训班,花钱如
    流水,加上便利店给学校的房租和相关负责人的好处,挣得这些钱基本剩不了多
    少。过去到中医院看病的时候,岚姐发现每天都有挂着周边地区牌照的面包车给
    那里送患者,通过和这些人聊天,岚姐才知道原来这些开面包车的人都是中医院
    在当地的代理,每跑一趟中医院给代理6 个号,每个号代理向患者收300 元,一
    般跑一趟是来回两天,代理负责患者的接送和食宿,除去这些成本,跑一趟6 个
    号至少能赚900 元,一个月能跑10多趟,一年起码能赚15、6 万。这么大的利润,
    岚姐早就心动了,自从病好了以后她就琢磨着怎么能做本地代理,只是一直找不
    到机会,但邱鸣筠最近这段时间在饭店的表现,以岚姐的精明和女人特有的直觉,
    敏锐地觉察到邱鸣筠喜欢夏美洁,而夏美洁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妇,自打那老头死
    了以后,悄悄的交往过好几个男人,都是比她小的,甚至还有比她小10多岁的小
    鲜肉,不过她和这些男人都没有结果,而且这些事情都做的比较隐蔽,除了岚姐,
    几乎没人知道。所以岚姐觉得,邱鸣筠喜欢熟女,夏美洁也能接受小鲜肉,如果
    自己能帮邱鸣筠追到夏美洁,岂不是既帮助有情人终成眷属,又能理直气壮的让
    邱鸣筠帮自己拿到诊所的代理,如此两全其美的好事儿,何乐而不为。
    由于刚刚踢完半决赛,为了给队员减压,校队在赛后的第二天不进行训练,
    邱鸣筠睡到10点才起来,他百无聊赖,就去岚姐的便利店想买点吃的,结账的时
    候,岚姐看他兴致不高,就主动挑起话题,她冷不丁问道:“小筠,姐问你个事
    儿,你方便就回答,不方便就当姐什么都没说。”
    邱鸣筠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不明所以的问:“姐,什么事儿啊?”
    “小筠,你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也有不少不错的女孩子追你,你怎么就不选
    一个做女朋友呢?”岚姐问道。
    邱鸣筠还以为岚姐问什么,没想到是个人问题,他轻松地说:“姐,其实也
    没什么,就是没看上,觉得不合适。”
    “小筠,你没和姐说实话。”岚姐否定了他,故意引诱他反问。
    “姐,我没说实话?那你说说我是为什么?”邱鸣筠反问道。
    “姐不敢说,怕你生气。”岚姐卖起了关子。
    “呵呵,姐,咱俩谁跟谁啊,我还能生你的气?”
    “当真不生气?”岚姐继续问。
    “不生气。”邱鸣筠保证道。
    “好,小筠,那姐说了,你可不许生气。”岚姐最后试探道。
    “说吧,姐,肯定不生气。”
    岚姐看着邱鸣筠,顿了一下,开口道:“小筠,姐觉得吧,你好像不喜欢小
    姑娘,反而喜欢岁数大一点的,用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熟女,姐说的对吗?”
    “居然被看出来了,那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了。姐,我觉得我掩饰的挺好的,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邱鸣筠倒是承认的很爽快。
    “起先你拒绝小姑娘,姐只是觉得你比较挑。后来发现你见了一些30多岁的
    女人就会多看几眼,就怀疑你喜欢岁数大的,但还确定不了。直到这几天,见你
    天天上杆子围着美洁团团转,还一个劲儿的献殷勤,就基本确定了你喜欢熟女,
    而她就是你喜欢的类型,对不对?”岚姐把话题引向了夏美洁,这句话说完,岚
    姐等于把自己的退路都堵死了,如果邱鸣筠否认,这次交流就没法进行了,尽管
    心情忐忑,但她坚信邱鸣筠不会否认。
    “姐,这也被你给看出来了?”邱鸣筠很是不可思议。
    “尽管姐在的时候,你对美洁很收敛,但你看她的眼神出卖了你,姐一看你
    知道就对她有意思。”岚姐笑着说,悬着的心总算掉肚里了。
    “姐,你太厉害了。”邱鸣筠略显无奈地笑了笑。
    “小筠,你是不是想追她?因为她是你同学的妈妈,又顾虑多多?”岚姐问
    的很犀利。
    “姐,你问的好直白啊,我都不敢回答了。”邱鸣筠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这么说姐没说错喽。”
    邱鸣筠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那你现在拿定主意了吗?是追?是放?”
    邱鸣筠悻悻说道:“要是拿定主意还至于这么愁眉苦脸的吗?”
    “小筠,你是姐的大恩人,看你不高兴,姐心里也不舒服。就你这个情况,
    姐帮你分析分析,姐说得对你就听,你不认可姐的说法,就当姐什么都没说,可
    以吗?”
    邱鸣筠急需有人为他指点迷津,岚姐这么说,他当然求之不得,“好的,姐,
    我就想有人能给我出出主意。”
    岚姐思索片刻,开口道:“小筠,你现在的顾虑无非是夏美洁是齐健岷的妈
    妈,如果你去追,不是怕她不接受,而是怕齐健岷知道,这样就太尴尬了,以后
    你也没法面对你的好兄弟了,对吧?”
    邱鸣筠点点头。
    “小筠,这确实是是砍,甚至是个死局,如果就局限于其中,你是无论如何
    也解不开的。姐觉得你应该换一种方式去思考这个问题。”
    “什么方式?”
    “小筠,姐觉得你完全可以抛开世俗的一切,只要是喜欢就应该去尝试,失
    败了也没什么可怕的。你仔细想想,你追夏美洁,无论她是接受还是拒绝,她会
    让儿子知道吗?绝对不会,这种事保密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让人知道呢?而且她
    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你完全可以大胆的向她表白,没准儿她也喜欢你,
    就接受了,就是被她拒绝也没什么可怕的,她态度坚决大不了就此罢手,不坚决
    就死缠烂打的继续追。反正有一点,就是她绝对不会让人知道,特别是她儿子。
    只要你谨慎点,保密工作做得好,你的好兄弟哪会儿想到你喜欢他妈妈?
    “岚姐在不动声色的鼓励邱鸣筠去追夏美洁。
    岚姐的话让邱鸣筠茅塞顿开,他充满佩服的说:“是啊,岚姐,我怎么就没
    想到呢?多亏你指点迷津,否则我还在象牙塔里不知道被困到什么时候呢。”他
    似乎已经下了决心。
    “小筠,姐是夏美洁的好姐妹,这么多年了,她过得挺辛苦的,特别是在情
    感上,她特别慰藉,姐也希望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你们两个,一个是姐的好姐
    妹,一个是姐的大恩人,如果你真的喜欢她的,姐可以帮你。”
    “真的吗?姐。”邱鸣筠有点不敢相信,岚姐居然会帮自己去追夏美洁。
    “小筠,当然是真的,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邱鸣筠激动地抓住拦截得手说:“那真是太谢谢姐了。”
    “小筠,先别忙着谢姐,有个问题你想过没有,你马上就要回去了,就算你
    不回去,岷岷也快出院了,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姐觉得你必须尽快拿下
    夏美洁,最好这几天就把她拿下。”岚姐向邱鸣筠提议。
    “姐,我倒是想,可那有那么容易啊?”邱鸣筠颇为无奈的说。
    “都说了,姐可以帮你啊。”岚姐说的轻描淡写。
    “是吗?姐,真的吗?如果真能如愿,姐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邱鸣筠激
    动地快要把岚姐抱起来了。
    “好啦,小筠,你看你那样,一个夏美洁就把你迷成这样?”岚姐揶揄道。
    邱鸣筠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冲着岚姐尴尬的笑了笑。
    “就知道傻乐呵,也不知道问问姐怎么帮你。”
    邱鸣筠拍着脑门说:“哎呀呀,姐,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顿了顿,问道
    :“姐,你打算怎么办?”
    “帮你之前,姐得问你几个问题,你得如实回答。”岚姐很严肃地说。
    邱鸣筠知道岚姐没和他开玩笑,拍着胸脯说:“姐,有什么问题你就说吧,
    我保证如实回答。”
    “小筠,美洁目前这情况你也知道,一个单身女人,过得很不容易。”
    “姐,这个情况我知道,岷岷和我说过,他爸是个混蛋,抛弃了他们母子,
    第二个老公是个老头,待他们很好,可惜5 年前死了。”
    “嗯,后面的情况你就不知道了吧。”
    邱鸣筠摇摇头。
    “这五年来,美洁生活方面还算不错,衣食无忧的,可是情感方面,始终不
    太如意,先后有过几个男人,但都没结果。不过她不是那种委屈自己的人,她现
    在有个秘密情人,叫小蔡,岁数和你也差不多,是个外卖小哥。”岚姐的话等于
    告诉邱鸣筠,夏美洁不是什么贞洁烈妇,而且还性欲旺盛特别需要。
    “啊!!!!”邱鸣筠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筠,难以置信吧?”岚姐问道。
    “太难以置信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姐主要是想问你,美洁有情人,这种情况你能接受吗?”
    岚姐试探道。
    “能啊,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反正人家也没老公,想怎样就怎样。”邱鸣筠
    很轻松地回答道。
    “那好,姐再问你,即便是美洁接受了你,依然还和小蔡或是其他男人保持
    着关系,你能接受吗?”看来岚姐是要把所有该问的都要问清楚。
    “姐,我都说了,阿姨没老公,怎么着都不过分,我只喜欢她这个人,不介
    意也不在乎她的私生活。”邱鸣筠认真说道,他倒是真够淡然。
    “小筠,你这些话等于是给姐的保证,可不能反悔。”
    “姐,你放心,我绝不反悔。”
    “好,小筠,有你这句话姐就放心了,那姐告诉你咱们该怎么做。”得到邱
    鸣筠信誓旦旦的保证,岚姐和他如此这般地吩咐一番,他边听着边喜笑颜开地一
    个劲点头……
    晚上10点半,送走最后一桌客人,邱鸣筠把窗户的卷闸锁好,拉下大门的卷
    闸从里面锁好,与摆放碗筷的夏美洁打了声招呼,从后门出了饭店。他没有走远,
    一直站在路口边上的犄角旮旯里,那里没有路灯,很适合隐蔽,也很容易地看到
    饭店后门。
    约莫一刻钟,一个骑着电摩的小伙子从路口拐过,把车停在饭店后门口,敲
    了几下门,门开了,小伙子侧身闪了进去,顺势关上门。邱鸣筠露着得意的微笑,
    等了一小会儿,就向饭店后门走去。
    在后门口,邱鸣筠先从门上的玻璃朝里面看了看,虽然玻璃的大部分都被报
    纸堵着,可还是在边上留着一条挺宽的缝,从这条缝里,他看到了一副异常淫靡
    的景象。小伙子赤身裸体地站在一张桌子旁边,夏美洁比他好一点,腿上还穿着
    两条黑色超薄花纹丝袜,蹲在小伙子身前,撅着挺翘的肥臀,一手把玩着他的春
    袋,一手套弄着雄壮的大鸡巴。
    邱鸣筠没见过小蔡,他不确定小伙子是谁,不过这不重要,他需要的是手里
    有夏美洁和男人肏屄的证据。他拿出了岚姐偷着配好送给他的后门钥匙,轻轻地
    开了门。后门进去是一个小储物间,狭小的空间只有一条一人宽的过道,两边堆
    放酒水饮料和一些能够长期存放的蔬菜,前面是一扇玻璃小门,隔着玻璃可以很
    清楚地看到饭店大厅。
    邱鸣筠蹑手蹑脚地走到玻璃门前,拿出手机,拍着眼前的景象。
    “我的小心肝儿,你满意吗?满意就快点肏姐姐的大骚屄,姐姐快受不了了。”
    夏美洁非常急切。
    小伙子却不怎么着急,脸上一直都是成就感十足的淫笑,从桌子上拿着一个
    很小的遥控器,一下一下的点着按钮,每点一下夏美洁的身体就会抽搐一下。邱
    鸣筠这才知道,原来她阴道里还夹着一个自慰器,心里不禁感慨:原来夏美洁真
    是个大骚屄。
    “小蔡,我的心肝儿,大宝贝,求求你了,快点肏我吧。”夏美洁用淫荡的
    话语祈求着,这对邱鸣筠又是一个鼓舞,这么饥渴的女人一定容易搞掂。
    可小蔡还是无动于衷,无论夏美洁怎么请求。约莫10分钟,她似乎生气了,
    一下子站了起来,抓着露在阴道外面的蓝线,一把揪出了阴道里的蓝色跳蛋丢在
    一边,狠狠地甩了小蔡一耳光,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老娘都快叫你爸爸了,
    还他妈的消遣老娘,不想肏屄你他妈的给老娘滚。”
    无故被打让小蔡非常生气,反手就还了夏美洁一耳光,然后把她抱上桌子,
    抓住脚腕分开双腿,大鸡巴对准早已泛滥成灾的阴道口一下子就插了进去,骂道
    :“老骚屄,看老子怎么肏死你。”
    夏美洁则针锋相对:“来啊,你个小兔崽子,老娘等着被你肏死,肏不死老
    娘,你他妈就是个孙子。”
    小蔡没有理会夏美洁的挖苦,他露着有些凶恶的眼神直直的看着她,面目很
    是狰狞,不停地用胯下的大鸡巴冲击着,没一会儿,屋子里就充斥着她诱人的淫
    声浪叫……
    “啊……,小心肝儿,啊,我不行了……,啊…要飞了,啊,飞了。啊……”
    夏美洁一声低吼,两条腿紧紧盘主小蔡的后腰,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胳膊,身
    体阵阵痉挛,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
    不到一刻钟,夏美洁就小蔡肏的灵魂出窍、高潮迭起。
    这一切都被邱鸣筠拍进手机里,这么淫靡香艳的场面他也不禁蠢蠢欲动,大
    鸡巴早就硬成铁杵,心跳不由加快,嗓子眼也有些发干,但他丝毫没有丧失理智,
    该拿的已经拿到手,为了保险起见,他悄悄地离开了饭店……
    回到寝室,邱鸣筠马上就给岚姐发了微信,把他刚才看到的情况都告诉了岚
    姐。
    岚姐回复道:“小筠,你做的很好。明天你去了饭店平时该怎么做还怎么做,
    剩下的事情姐来做,咱们按部就班的来应该没问题,实在不行就让美洁看视频,
    不怕她不就范,反正明天一定得拿下他。”
    “好的,我明白了。姐,早点休息吧,晚安。”
    “晚安。”
    摁出发送键,岚姐的脸上写满了得意,嘴角闪过一丝满意的微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