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侠女的噩梦

    发布时间:2020-05-06 00:01:12   


    深夜,寒风呼啸,大雪纷飞,一个人丽人独自走在江阴城在大街上。她叫江珊,今年17岁,拜别师父下山历练才七个多月,在这七个多月里,她从塞外一直走到了南方的江阴,一路上她铲除了不少山城恶霸,江湖淫魔,短短的七个多月里为自已赢得了“辣手玉女”的称号。

      说她辣是因为从塞外到江南这路上她铲除恶霸、淫魔从不手软;说她是玉女则一点也不过份,十七岁的少女因为从小练武的原故,所以身材发育得已经很成熟了,臀部大小适中,但美在弹性十足且坚挺,再加上胸前的两座富士山配着她那偏瘦的身体,大有破衣而出之势。还有那迷人的小蛮腰,而且为了行走江湖方便,使她养成了好穿紧身衣的的习惯,将身上的曲线构勒得非常迷人。
      江珊也许是从小和师父生活在塞外的深山之中,并不知道自已迷人的曲线和秀丽的五官已经引起了不少江湖人士的注意。
      江珊从小便生活在深山之中,虽然下山已经七个多月了,但她一直在北方活动,所遇到的都是一些江湖莽夫,所以并不能理解下山前师父所说的江湖人心险恶,更不知道南方的江湖人士更攻于心计,这也为她今后的悲惨遭遇而埋下了祸根。
      邻近年关,北方的冬天已经非常的寒冷了,江珊为此忘记了恩师的教诲,一个人独自的来到江南,进入江阴她才发现南方的冬天并不比北方好多少,而且北方虽说冷,但像这种刺骨的寒风并不常见,江珊急需找一座客栈住下来。
      “早知道这样就不来了。”江珊小声的嘀咕着,虽说以经在江湖上闯出了点名声,可江珊还是脱不了小女孩的性格:“好冷!”
      江珊连着找了几家客栈,可掌柜的看是一个带着剑的姑娘,都说:“快过年了,不做生意。”气得江珊骂也不是、打更不是,一个人在江阴城里乱撞,想找一家肯做生意的客栈。
      “他妈的,你不长眼睛呀!”一根马鞭紧接当头向江珊抽了过去,原因江珊只顾着找街边没关门的客栈,没留意到在拐角处突然冲出一大帮人,差点就撞上了。
      说时迟那时快,江珊用剑柄顺着马鞭的方向让马鞭缠在剑上,同时身体向后飞跃:“你怎么随便打人?”
      “江阴城里老子想打谁就打谁!”说完用力想把江珊的剑拉过来。
      江珊气他狗丈人势,一运气将那个从马上拉了下来,用脚踏在地上。这时其他人见同伴吃了亏而且落在对方的手里,都跳下马来,可看江珊有两下子又都不敢近身,十几个人同时将江珊围在了中心。
      江珊正准备下狠手教训这帮恶霸里,轿子里的人下来了:“你们真是岂有此理,在我的面前还敢如此放肆,是不是太久没有吃家法,皮痒了?”说话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长得慈眉善目,胸前还留着一缕长须。
      “这位姑娘真是对不起,家奴太缺管教了,老夫在这里向你赔不是了。”说完双手合在一起做了一揖。
      这个老头子的突然出现故然是使江珊一下子愣了,更使那帮家奴呆了,他们没想到主子怎么突然这么好说话起来。
      江珊也觉得不意思再打下去了,忙说:“使不得,老人家。”伸手去扶那老人家。那老头子趁机握着江珊的手说:“真是对不起,害姑娘受惊了。”
      “不碍事,不碍事。”江珊连忙回应。
      “听姑娘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
      “我是塞北的,四处游历到了南方,本想南方的冬天要好些可比我们塞北还冷两分呢!”
      “那姑娘还是位侠女了?”
      江珊听了心里喜丝丝的,对老头子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侠女我可还算不上,只不过是想管不平事罢了。”
      老头子听了,笑得眉毛都合到一起去了,更增添了几分“慈祥”:“姑娘太过谦了。快过年了,不知姑娘可有何要紧的事没有?如无事,不如到老夫的家中住几天,也好让老夫进点地主之谊,顺便代家奴赔偿对姑娘的不敬之罪如何?”
      “那怎么好意思,而且我怕碍了您的事呀!”江珊听毕觉得这老人家不但慈祥,而且非常的通情达理和好客。
      “不碍事,老夫少年时就爱结交江湖英雄,像姑娘这样的侠女请都请不来,怎么会碍事?!走,这里太冷了,去老夫家里吧!”
      “那就打扰了。”
      那老头子听完笑得更甜了,但那笑声中好像还带点……可我们小女侠全然没有注意到,她并不知道恶梦正在向她靠近。
      “老人家好大的家业啊!”两人在大厅里坐定后,江珊看了看四周华丽的摆设说。
      “哪里哪里,老夫还不是托祖上的福。”
      这时候刚才跟江珊打斗的家仆端着两杯茶进来了。
      “王三,还不向……对了,我们谈了这么久,老夫还不知姑娘贵姓呢?”
      “老人家太客气了,我姓江叫江珊。”
      “原来是北方江湖道上的辣手玉女,难怪身手这么好。”
      “老人家夸奖了,不知……”
      “我姓王,邻里都叫我王善人……呵……呵……如果姑娘不嫌弃,叫我托大好了,姑娘可叫我一声老爷子或是直呼我的名字王宝于。”
      “来,王三,快向江女侠赔个不是!”
      “刚才实在是对不起,冒犯了江女侠。”王三端着一杯茶,来到江珊身边弓下身子:“请女侠喝下这杯茶,算是我给女侠赔罪了。”
      江珊碍着王善人的面子,再说她对王三也没有太多的反感,加上在外面也冻久了,“咕咚……咕咚……”的将整杯茶喝了个光,可是她没有看见王三眼内闪过的一丝凶光。
      “好,好,王三你下去吧!难得江女侠大人有大量,原谅了你,记住以后在外面不可这样放肆了!下去吧。”王善人笑着说。也许是江珊原谅了他的仆人,也许……总之王善人笑得格外的……“离吃晚饭还有一段时间,不如我带姑娘去看一下我的珍藏好吗?”王三下去后,王善人对江珊笑着说道。
      “好呀!只怕我不懂得欣赏。”
      “不会,不会,我的珍藏非常的特别。走,我带你看看去。”
      王善人带着江珊进入密室,密室里非常的阴暗,就算两边插了火把,可江珊的心中还是觉得……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王善人带着她在一堵墙前面停了下来:“姑娘可别见笑,闹过几次贼,所以……”
      几句话就将江珊刚起的疑团消化了:“难怪,我就说了,看来是我自已多疑了。”
      “来人呀,开门!”王善人对着墙上的一口子里叫道。
      “轰隆,轰隆”随着几声刺耳的声音,对面墙向左边移入了半堵,看得江珊愣住了。
      “老夫平常自已闲着无事设计的,姑娘可别见笑。”王善人笑着说。
      “老爷子可真的心思巧妙呀!”
      “哪里,我们进去吧!”王善人领头走进了密室。
      “姑娘,请看我的珍藏怎样?”王善人说话的声音突然中气十足起来,背对着江珊说道。
      “呃?”江珊正奇怪王善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王善人向旁边一闪,让开了原本挡住江珊视线的身体,江珊顺着王善人的声音望去——这个密室很大,四周插满了火把,将密室的中央照得很亮,在密室的中央有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眼睛被黑布幪住,嘴被一根黑色的带子紧紧的勒住。胸前有六根麻绳在乳房上穿过,将丰满的乳房勒成了八块,白花花的肉坨从绳子的间隙中挤了出来。六根麻绳在在身后相交,从手的肘关节绑,一直绑到手腕,然后用一根绳子接到房梁上,再用五根细小的红绳将五个手指头对绑在一起,这样她就很难再自已解开绳子了。
      更令这位姑娘屈辱的是她的右脚脚腕被绳子绑住,拉过头顶,而她的左脚则被人用绳子从大腿根部一直缠绕一脚腕,也许是曾经练过武的原故,她的两条腿被拉成了一字形,但她还是需要颠起左脚的脚尖才能缓解这样带来的压力。
      更令人恐怖的是,鲜血一直顺着她的左腿从她的阴户里流出,已经将麻绳染成了红色。可以看出她还非常的年青,如今她只有偶尔哼两声从心理上来缓合自已的痛苦了……在离这位姑娘不远处,还有一位姑娘被人紧紧的用绳子俯身绑在一根很长的木凳上,口中被布条勒住发不出声音来,丰满的乳房被挤向凳子的两边,四肢被四根细小的红绳牢固的绑在四条凳腿上,下腹下被人垫了一个木枕头,再用两根绳子将她的腰和膝紧紧的和凳子绑在一起,使得原本就很丰挺的臀部更加向上高高的翘起,而且不论怎么样都动不了。
      在她的旁边,有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将一个漏斗插在她的肛门里,并且不停的在向里面灌水。与那位姑娘不同的是她的眼睛没有被幪住,使人看得到她的绝色容貌,此时她的脸上布满了泪水,并且不停的的甩着头,不停的发出“呃……呃……呃……呃……”的声音,看得出她非常的痛苦。而且在她的前面摆着一大块铜镜,使她能够清楚的看到液体流入自已肛门的过程……“我杀了你这色魔!”江珊瞬时明白了,拔出剑王善人刺去。
      “溅人,你明白得太晚了。”王善人想也没想就用袖子将江珊的长剑卷飞,接着一巴掌将江珊打得飞了起来。江珊重重的摔倒地上,血从嘴角边溢了出来。
      “我……我……怎么会这样?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我,小溅人,只怪你江湖经验太浅了,连‘淫蛛’王宝于都没有听说过,哈……哈……”
      “你就是昔年江湖人称‘四大淫兽’的淫蛛?”
      “没错,你总算明白了。”
      “啊……”江珊发出绝望的叫声,不顾自已已经身受内伤,拿起剑向王宝于冲去。这时原本给那位姑娘灌肠的男人跑了过来,一个扫堂腿从身后将江珊扫倒在地,迅速的坐在江珊的屁股上,将她的两只手反拿起来,用一根很细的绳子将她的手腕绑在了一起。
      “呵……呵……王三干得非常的好。”
      江珊扭头吃力的看着坐在自已屁股上的赤裸男人,发现就是刚才的王三时,想用力把他从自已的身上掀下来,可不知怎么的就是掀王三不下来,反而被王三藉着自已的挣扎,用他的阴茎在自已的臀部上磨擦。
      “别再白费力了,我的小侠女,你忘了你喝的那杯茶了吗?”王三阴险的奸笑着说。
      江珊自此明白了这从头至尾是个圈套,一时间无边的恐惧笼罩在她的心头。
      第二节作者:.“来,我说了要带你参观我的珍藏的!”
      听到主人说话了,王三将江珊拉直了站了起来,将她拉带王宝于的跟前。
      “中间的女人,她叫吴欣,是黄山的弟子,今天早上刚开苞;那个凳子上的叫慕容岚。她们两个都算得上是我珍藏中的佼佼者,但都不能算是极品。吴欣身材好全身充满了弹性,不过样貌只能算是秀丽;我刚见慕容岚时有惊艳的感觉,可惜的是全身除了臀部能算是极品外,其他的都差强人意,我常引以为憾。不过现在……呵……呵……有了你一切都解决了,呵……呵……”
      王宝于的笑声在江珊听起来,以来如原来般了,那种淫邪的意味令江珊感到全身在发抖……“害怕了?”王宝于查觉到猎物的拌动:“哈……名动北方江湖道‘辣手玉女’害怕了?”
      “还没开始呢,老夫将让你体会到人生最大的乐趣,呵……呵……”
      “王三,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还没明白过来的小女侠江珊感到背上传来一股很大和压力,身不由主的被王三压得俯卧在地上。
      王三不知从哪里变魔术般拿出几根很细的麻绳,麻利的在江珊的脚腕上打了两个结,用力将她的脚腕拉起。
      “唔……好痛!”从一开始江珊就没放弃过挣扎,现在感觉更痛了,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我的女侠,才刚开始呢,感觉是不是比打我的时候更爽?”
      王三报复似的将绑在脚腕上的绳子用力拉起缠在大腿上,然后再打了两个死结。
      “唔,干得好!王三,我没白赏你,功夫是越练越到家。”王宝于赞赏似的对王三说。
      “谢主人夸奖!”听了主人的夸奖,王三更加起起劲了,将江珊翻了过来拉了起来。
      因为小腿被绳子紧紧的和大腿的绑在了一起,所以江珊没法站起来,只能以屈辱的姿势,像小便一样蹲在地上……无法忍受自已屈辱的模样,江珊将自已的舌头伸了出来……“想死,没那么容易!”王宝于发现的江珊的主动,其时王宝于早就留心江珊的动作了,从他的经验知道这种刚出道十七、八岁的自命不凡的小女孩性情最是刚烈,及时拿住了江珊的下颚。
      王三急忙从身后拿出一个钻满孔的小铁球塞入江珊的口中,压在舌头上,然将系在铁球上的两根绳子拉到脑后,在江珊的后脑打了个结,使铁球固定在她的口中。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了!”
      王宝于的淫笑、冰冷的铁球、紧绑在身上的绳子再加上自已连死的权利都被剥夺,江珊被无边的恐惧包围着,发出“唔……唔……”的声音。
      江珊的呻吟声更增加了王宝于的暴虐感,看着眼前痛苦呻吟的小女孩,王宝于感觉自已的老二已经膨胀得很利害了。
      王宝于将小女侠江珊抱起,走向最近的那张大桌子,将江珊以小便的姿势放在桌子上,王宝于用自已的干枯的手抚摸小女侠的脸:“好嫩的皮肤,好久没看过这么好的货色了,你算是我所见过的北方佳丽中的极品了。呵……呵……”
      因为受不了王宝于那只丑陋的老手,江珊拼命的甩头,想将那只肮脏的手从自已的脸上移开。
      “怎么,就不乐意了?”王宝于狠狠的将江珊的长发扯着向后拉,使江珊的脸被迫的仰视自已。
      “唔!”头皮上传来的疼痛令江珊发出的痛苦的呻声。
      扯着江珊的头发,并没有令王宝于罪恶的手停了下来。顺着小女侠雪白的脖子,王宝于的手一路摸到江珊的乳房上。
      “嗯,极品就是极品,弹性十足!”王宝于隔着江珊所穿的劲装,使劲的捏着小女侠的乳房,他的手只能握住江珊丰硕乳房的半边,但这样王宝于仿佛便容易使力,就算是隔着劲装,乳房还是被王宝于那只干枯的手捏得从指逢中挤了出来……“唔……唔……”乳房上疼痛令小女侠痛苦不堪,她更痛的是她的心,从来没有人这样摸过自已的乳房。像其她十七、八岁的少女一样,江珊也曾想过遇到一位英俊的侠士,两人一道行走江湖,一起花前月下,乳房是一个处女圣地,可如今不但人被态的捏挤而这个人是个老头。一阵阵刺心的疼痛从乳房传来,可小女侠连叫的权利都被无情的剥夺了,泪水从眼眶中溢出,流淌在满是痛苦表情的脸上,显得梨花带雨,更加楚楚可人了。
      江珊的痛苦并没有换来王宝于的怜惜,他变态的拿来一条小板凳固定在江珊小女侠的两腿之间,使小女侠的两条被上下绑在一起的玉腿被迫屈辱的向两边分开,王宝于用力将江珊的秀发向后扯动,使其仰面看着自已。
      “唔……唔……”江珊痛苦表情落在王宝于眼中,引来王宝于更大的兴奋。
      “哈……哈……小溅货,是不是很舒服?”王宝于用力的扯着江珊的秀发,使江珊不停的发出呻吟的声音。
      淫笑中王宝于的另一只手顺着小女侠的后一直滑到臀部,不停的来回抓捏着江珊因为下蹲而显得紧绷的两片屁股,中指还不停的在股沟中来回移动……“唔……唔……”江珊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可泪水仍不停的溢出,王宝于干枯的手不停的向前,最后来到了少女的禁地——阴户。
      “唔……”江珊的声音声更大了,因为是蹲在桌子上,再加上头发被王宝于向后扯住,整个身体的重量全集中在下身了,不但臀部比平常更紧绷,更且前面的阴唇也被拉得很紧,高高的贲起。
      王宝于干枯的手停在了江珊的阴户上,隔着绷得很紧的劲装用自已长长的指甲捏着贲起的两片肉,中指更是抠入到阴户中去。
      江珊觉得自已从来没有人碰过的禁地传来一阵阵的刺痛!
      “唔……不要……”江珊痛苦的使自已努力发出声音,虽然模糊不清,但王宝于还是听懂了。
      “要,怎么不要呢?这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了,怎么能够不要了呢?呵……呵……”王宝于戏虐的对江珊说:“咦,还没湿?”
      王宝于奇怪在自已的指功下江珊的阴户连一点湿润的迹像也没有,他不知因为羞愧、恐惧,早已占据了小女孩的整个心理,再加上初次遇到这样的事,在羞愧、恐惧的主导下又怎会湿呢?
      “哦,看来是不够?”
      王宝于不理小女侠的呻吟声,扯掉劲装上的腰带,将那只干枯的手伸到了小女孩的裤子里面。王宝于那只干枯的手仿佛是小女侠的催命阎王,在阴户外画着圈,干枯的手脂就像一根树枝一样,不停的画过江珊阴户上光滑的皮肤。
      “唔,真不错!”在不经意间,王宝于的中指突然插进了江珊的阴户中间。
      “啊……”就算有铁球堵在口中,但突如其来的痛疼还是令小女侠发出凄惨的叫声。
      王宝于很有经验,手指一遇到阻挡马上就停了下来,免得刺破了小女孩的处女膜。
      从来没有被插入过的处女阴户突然被异物插入后,紧紧的将王宝于的手指夹住。
      “真舒服!”王宝于不顾小女侠痛苦的神情,手指头在江珊的阴户内打着圈的转,不停的抽进抽出,摩擦着她的阴道壁。
      王三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小女侠的背后,将她的头压得低了下来,屈辱的看着在自已的劲装内不停扭动的手,王三的手更没有闲着,从小女侠的衣领处伸了进来,隔着肚兜抚摸着她圆滚滚的乳房,将两根手指夹住小女侠的乳尖,来回的搓动,很快小女侠江珊的乳头就充血硬了起来。
      “真好!”王宝于的手指头被紧紧的夹在她的阴户之中,感受着阴道壁的皱折,非常满意自已自已弄来的这个小猎物。
      淫蛛王宝于并不只于一根手指头享受,变态的将另一只手也从江珊的裤口处伸了下来,来到小侠女江珊的裤裆处,抚摸着江珊的小阴蒂,江珊的阴蒂充血、勃起后,“淫蛛”剥开江珊阴蒂上面的包皮,露出鲜红的肉芽,已经膨胀充血,呈半透明状。这是女人最敏感、最娇嫩的部份,光让王宝于一通蹂躏就已经受不了,痛苦的呻吟着,淫液已经不受控制的从子宫里流了出来……小侠女江珊饱受蹂躏,可她发觉自已的身体渐渐的不受控制了,她想强忍住将要流出的淫液,不想让两个淫魔看出自已的快意,可是在“淫蛛”和王三的双重攻出下,淫液不受控制的越流越多。
      “哈,你这个小溅货,还装清高,流这么多!”王宝于拿出看已的中指在江珊的眼前晃动,令江珊更感羞愧。但“淫蛛”还有一只停在阴户上的手并没有停止活动,不停的搓拧着小肉芽,还将尾指插入小女侠的阴户不停的抽动。
      “呵……”强烈的快感使得江珊的喉咙发出快意的声音。
      “真他妈的小贱货!”王宝于和王三同时加快了动作。
      “唔……唔……”在一阵急速的抽动中,江珊的身体违背自已意志的不停的挺动,终于将自已珍藏了十七年的阴精泄了……高潮过后,江珊全身无力的靠在王三的胸前,任凭王三搓揉着自已的胸部。
      “就完了?”王宝于抽出江珊裤子里面的手,在江珊眼前晃动。
      “你看多湿,小荡妇。”
      “别浪费了!”将沾满淫液的手来回的擦在江珊的脸上,江珊经过一个多时辰的折磨,已无力挣扎了。
      “既然你饱了就该好好的伺侯我了!”“淫蛛”淫邪着说,背后的王三听了也发出会心的淫笑。
      江珊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知道更可怕更淫邪的东西正等着她。
      第三节作者:.老淫蛛将江珊的腿从绳子的束缚下解放了出,被阻了很久的血液一下子又畅通起来,江珊只觉得腿更加麻木了,她现在全靠背后的王三扶着自已,全身没有一点力气,从一个时晨前名动江湖的小女侠到现在一个被男人尽情玩弄的弱质女流,一个连她自已都不能接受的现实,无情的打击着她,更令她不能接受的还有身体违背自已意志产生的愉悦,使她十分的羞耻。
      腿自由了,江珊很想给老淫蛛一记重的,可高潮过后的余韵还停留在自已的体内,令自已全身无力。
      老淫蛛走到密室中主位上坐了下来:“王三,带她过来。”
      江珊被带到了老淫蛛的旁边,自已经没有力站起来,斜躺在老淫蛛的脚边。
      王三狠劲一拉小侠女被反绑在背后双手上的绑子,将江珊拉得跪在了老淫蛛的面前。
      “嗯!”剧烈的痛疼从被绳子绑紧的乳房和手上传来,令江珊发出了一声闷哼。
      “有快感了吗?”老淫蛛干枯的手指划过江珊粉嫩的脸蛋停在了她被铁球撑开的红唇上,沿着诱人的唇线画着圈子。
      “你的小嘴真美。”淫蛛从旁边的桌子上拿出一个泛着微黄的带有两根布条的圆柱体说。
      江珊的年龄还小,根本不知道口交这回事,以为淫蛛只是在羞辱自已,用自已充满仇意的眼光看着他。
      “看来,你还是很凶,那就更得用我这根宝贝了。”老淫蛛将那根奇怪的圆柱体在江珊的眼前晃了晃。
      小侠女背后的王三突然用力的拿住江珊的下颚,将系在脑后的的绳子解开,使江珊不能自尽,不能发声的小铁球滑了出,正当江珊想松口气时,老淫蛛已经将手中的圆柱体塞了进去,圆柱体的长度正好过了江珊的牙齿,从新又对小侠女的口实行了禁制,王三将那两根布条拉到脑后照原样打了结。
      这根圆柱体可是老淫蛛从一个波斯来的商人手中强买过来的“闺房四宝”之一,质地非常的有弹性,有减力的作用,本是正常的助兴之物,但到了淫蛛手中后被他稍加改装就成为他淫掠江珊的帮凶了。
      江珊仍不知道这根圆柱体的用处,不过因为是中空的,比起铁球来就不知好到哪里去了。
      正江珊仍在为塞口物更换而疑惑时,老淫蛛马上就给了她答案。
      老淫蛛扯着江珊的头发,将她的脸拉到自已的两腿之间:“刚才老夫伺侯了你,现在轮到你伺侯老夫了,呵……呵……”
      老淫蛛从自已的裤裆内掏出那根宝贝,在江珊的眼前晃动,一股腥臭之气传来,江珊厌恶的看着眼前这个淫恶的老人的丑陋性器,将头用力的向后靠,不想让这肮脏的东西触碰到自已。
      “这就不乐意,这样可不好,我还想让你做我的奴隶呢,你将会习惯我的老二,并且爱上他的!”
      淫蛛用力按着小侠女的头,不让她逃避,并且变态的将老二上面的包皮往后拉,露出红色的龟头,在江珊的脸上时而划着圈,时而用整根老二敲打着江珊的面部。
      “唔……唔……啊……”一阵阵恶心的感觉从心中涌了上来。
      “呵,呵……”淫蛛淫笑着看着自已的鸡巴飞快的变粗、变红,鸡巴上的青筋一根根的充血暴现了出来。
      腥臭之气更加浓烈起来了,更加带着一股尿臊味,江珊很奇怪淫蛛性器的变化,但她更想的是闪避,但淫蛛的手牢牢的控制住了她的头。
      淫蛛停了一下,江珊以为自已的恶梦将过去,老淫蛛将自已经充血暴涨的阴茎顺着那根圆柱体塞入了小侠女的口中,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的整根插入,一直抵到喉咙上,只将春袋留在了外边。
      “唔……咳,咳……”江珊只觉一股恶臭从口中传到大脑、又传到胃,好恶心,胃中的阵翻滚,从来没有想过口中会被插入过男生的阴茎,何况是一个已经六、七十岁的老头,江珊只想死。
      “呵,好美,龟头被卡在了喉咙上了,嘿!”
      老淫蛛美得抱着江珊的头一阵猛然的插动,时而前阴茎直插到喉咙,时而抽出来少许,顺着唾沫磨擦着头已及四周的嫩肉,随着阴茎的抽动,江珊的唾沫被带了出来,顺着嘴角向下滴出形成一根一根的细丝,江珊好后悔来江南,不能出声,艳丽的脸上布满了屈辱的泪水。
      她恨死了淫蛛王宝于,杀他一百次都不能化解她心中的屈辱的怨恨……淫蛛将自已那根长长的的阴茎抽出来一点,让龟头在停在舌头上,江珊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隔着圆柱体用力向阴茎咬了去,她想就算不能咬断也可以咬痛他,让淫蛛的阴茎从自已的口中退出来。
      “呵,好美!”淫蛛美得身体一阵颤抖,差点就泄了,原来圆柱体本身就是为防止女人将自已的老二咬去才买的宝贝,带有减力的作用,江珊的咬动只能给自已带来更强烈的快感。
      看着淫蛛的表情,不通人事的江珊以为自已成功了,一下接一下的咬动圆柱体,希望淫蛛的阴茎从自已的口中退出来,淫蛛乐得将自已的老二更加抽出来一点,使龟头隔着圆柱体抵在江珊的牙齿下面,双手按住江珊的额头,挡住江珊的视线,享受差牙齿挤压带来的强烈快感……“喔……喔……不行了,爽死了!”淫蛛只觉得腰眼上的麻意顺速的向全身扩张,屁股一阵抽搐,就在江珊明白前,将阴茎狠狠的插到小侠女的喉咙里……“都给你,都给你……”淫蛛使自已的老二卡在江珊的喉咙里,将大量滚烫精液全射了进去……“咳……咳……”江珊痛苦的咳嗽着,精液流入了她的气管和胃。
      精液的量太大,一时间没办法全流进去,部份涌了回来,淫蛛用力扯着她的秀发,使她的头向天仰着,精液停留在小侠女的口中,然后又慢慢的流回到喉咙里。那种感觉令江珊痛不欲生,她想起了师父……淫蛛将停留在小侠女檀口中的阴茎缓缓的拔了出来,带出一根细小的粘丝,越扯越长,一头连着淫蛛的龟头,一头粘着小侠女红闰的嘴唇……江珊的脸上满是泪水,楚楚可怜,口中还留有精液,这样的画面使淫蛛格外兴奋,将沾满小侠女唾沫和自已精液的阴茎不停的敲打着江珊的面部……“嗯,有天赋,经过我的调教后,一定会做得更好,呵……呵……”
      强烈的刺激使淫蛛的阴茎又涨了起来……江珊害怕地望着眼前这个令她感到来断恐惧的性器,它的变化,使小侠女又一次悸动……“开了一个洞,今晚上还开一个,剩下的明天大年初一再开。王三,准备一下,我休息一下就来,记得给她吃点东西,记住,一定要多吃点!”淫蛛非常注意自已的身体,知道不论怎么样都要缓一缓,这样才能玩得更久一些。
      “记住了,老爷。”
      淫蛛临走前的话,令江珊猜测不到还会有什么样的恶运降临到她的身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